目前沉迷星战|kylux/Obikin/GGPG/暗巷
爱尔兰人重症爱好者。

【暗家族日常友情向】有时候是这样又是那样的默默然


中老年的两个(都知道是谁)全程打杂,重点在小伙子们
无关剧情,就喜欢这样的小伙子

考试考伤着了,给自己补补


=====

“走,”默默然拉起Credence的手,出去玩。”
“啊?不行啊我们不能……”Credence惊慌地看着坐在办公桌后面批文件的Graves,和坐在办公桌上小羊皮鞋踩着打过蜡的檀木桌的Grindelwald。
“去吧去吧。”Grindelwald摆摆手,躺在桌子上,头正好枕着Graves的文件,Graves没法下笔,和得意洋洋的Grindelwald干瞪眼。
“带小朋友好好玩玩,别走丢了。”Grindelwald撩起Graves的一缕头发在手里捻着,最后四个字读的特别重。

于是默默然带着Credence出现在纽约街区,眼睛上架了副金丝边的圆框大墨镜。
“嘿!”默默然揽着Credence的肩膀,一巴掌拍上一个抽烟的报童,操着一口节奏布鲁斯的口音,“Oleg!好久不见啊!”
“Cr……Credence!”Oleg大概十五六岁,长了一脸雀斑,瞪着默默然和一脸不在状态的Credence,两手抖得像筛糠。
“你……您回来啦……”Oleg弓腰哈背的,满脸赔笑,眼睛在两张长得一样的脸上徘徊。
“怎么?不想我回来吗,嗯?”默默然揪起小报童的领口,侧着脸靠上去,另一手松开Credence,拿起Oleg手上的烟,狠狠地抽了一口,把烟喷到小报童脸上,“老子不回来看看你们,你都快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默默然松开Oleg,Credence盯着小混混一样松松垮垮地站着的默默然。
“怎么?”默默然低头,抬着眼睛从镜框上面看他,拧出一对高低眉。
“你用我的名字?”Credence难以置信地盯着他,又看向跌坐在土路上的小报童。
“你又从没来过这儿,不用白不用。”
“有没有人说过你混球的要了血命?”Credence吐了口气。
“有啊,一箩筐的人。”默默然一手揣在西装裤口袋里,一手抽了口烟。
“哦对了,”默默然好像想起来了什么,伸出手伸向后边准备爬着逃走的Oleg,手指在空中灵动地一捻。
“老……老大,我实在没有啊……”Oleg的变声期到了,声音哑哑的还带着哭腔,听上去可怜极了,Credence用警告的眼神看着默默然。
“放轻松,Oleg,”默默然弹了弹烟灰,把手抬高,塌着肩膀抬头端详这支烟,“啧啧……这是什么牌子的啊,Oleg?不像你能买得起的吧?”
“我……我错了大爷!”Oleg哆哆嗦嗦地从身上的各处口袋摸索出一叠钱来,双手奉上。
默默然一把抓起来,数也没数就塞进口袋里,又向后伸手。
“爷,我的亲大爷!真没有啦!”
“啧,烟。”
又一盒被汗水浸的软软的烟盒递上来。
默默然搂着Credence的肩转身走了,手上打了个响指搓出火星来给自己点上烟。
“带你去找我老相好。”
“干嘛抢他的钱?”Credence耿耿于怀。
“他抢别人的,我抢他的,人生就是一场循环,小伙子你涉世太浅不明白啊!”

两个人去了集市,挤着一群大妈买了又干又硬的黑面包和干咸肉,一人抱着一袋,走在通往市郊小教堂的路,夕阳很亮,又大又红,照在两个黑色的人影上。
默默然推开了破旧的教堂木门,拨开蜘蛛网拉着Credence进去。
太阳透过玻璃窗刺进来,成排的长椅上像洒了血。
前排坐着个金发的小姑娘,编着歪歪扭扭的小辫子,身边放着根木棍。她正仰着还有婴儿肥的小脸朝着太阳,眯着眼睛不知道在干嘛。
“哎呀老相好。”默默然一屁股坐在小姑娘身边,灰尘满身都是。他示意Credence坐在另一边。
“Credence!”小姑娘说话还奶声奶气的,脆的像苹果,她伸出小手摸索着,摸到了Credence的脸。她细细地摸过他的五官,小手软软的。小姑娘眼睛一亮:“你长肉了!”
让她摸。默默然给Credence对口型。
“你瞧瞧你,还不会梳辫子,丢人。”默默然说着,狠狠地吸完最后一口烟,烟雾吞进嘴里没再吐出来,伸手拆开小姑娘的发辫,长长的手指轻柔地绕过细细软软的发丝给小姑娘编辫子,他甚至比Credence给Modesty编的还好看。
“瞧瞧你,我的小玛格丽特皇后!”编好辫子默默然弯起食指勾了勾小姑娘挺翘的小鼻子,两个人在夕阳下笑得很开心。Credence手肘撑在满是灰尘的椅背上,觉得默默然冒用自己的名字好像也没什么不好的。
他们离开的时候小姑娘摸索着长木棍出来送他们,细长的木棍在地上一点一点的。临走的时候默默然还摸摸小姑娘的头顶,偷偷给她的木棍顶上缠了一丝黑色的雾气。
“我一直都在啊,老相好,回见。”
“回见!”小姑娘挥挥比自己高不少的棍子,笑的像一朵荒地里刚开放的白色小雏菊。

=====

“哎,”Graves用硬梗的羽毛笔扫着Grindelwald的脸颊,“Credence最近怎么老和小白眼出去?”
“哎唷Percy,你不受宠了。”Grindelwald在大书桌上换了个姿势躺,懒懒地挠了挠下巴。

=Fin=

评论(2)
热度(22)
© 枪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