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动物什么粮都能吃
使劲塞安利没事我撑得住
日常混混更开开脑洞。
BG只接受原著向。
基佬百合随意搭配,只要有爱就是绝配。
主POI、HP、小动物一百年不动摇,福华、漫威宇宙、DC是墙头。 沉迷E宝和法瑞鹅老师
Calligraphy复健
很好勾搭,戳我必回
增加评论会触发【话痨】技能

【暗巷】默默然每天都掉头发

默默然每天都得掉上几根头发。
“为了谁?”默默然坐在房顶上,瞪着街上牵着手压马路的Graves和Cre,“还不是为了那个死蘑菇!”

=========

眼球全白的人大概上辈子都是折翼天使,比如日向宁次,比如默默然。
帝国之猛兽默默然被老男人用魔杖顶着下巴这样想。
他退了一步,老男人进了一步。
不是他想退,默默然在心里强调,魔杖尖顶的他想吐。
“你干什么?”默默然平静地问。
“离开他。”Graves皱起了眉。在和Credence在一起的时候那种恶意的视线总会扎向他的后背,这不是第一次了。
“离开他?”默默然冷哼一声,“我会死。”
“你死不要紧。”Graves眼睛里透露出一丝杀机。
“他也会。”默默然笑得更高兴了。
“你威胁我?”Graves眯起了眼睛。
“我保护了他十八年。”默默然盯着Graves,“而你的每一个举动、每一丝意图,都是要置他于死地。”
“你在腐蚀他的身体!”Graves的魔杖尖冒出一丝热量,默默然的皮肤发出滋滋的响声。
“你在腐蚀他的思想!”默默然因为刺痛不住地颤抖,周身黑雾弥漫,“你在利用他!”
“我能让他活命,你之于他就是慢性毒药。”
“以毒攻毒何尝不是良方?”默默然突然有些得意,“Cre离不开我。”
楼梯上传来脚步声。
“Graves先生?”Credence从楼梯上探下头来,默默然化作一缕黑烟缠上Credence的脖子,弄的Credence颈间痒痒的。
“别闹。”Credence捋了捋默默然。
“怎么了?”Graves和颜悦色,不去看那个神奇生物。
“Grindelwald先生想吃甜甜圈,家里有面粉吗?”
“别管他,Credence。”Graves摆了摆手,“看他把自己惯成什么样了。”
“可是……”Credence表情有些遗憾。
“怎么了?”
“没事!”Credence大声地回答,受了惊吓一样。
“说。”Graves总会遇到这种情况,这个十八岁的年轻人不像别的孩子,他永远不会对你提出要求,不管是合理的还是无理的,Graves抓住了规律,每当这时候他会拿出安全部长的气势让Credence开口。
“我……先生想吃吗?”
“你想吃吗,Credence?”Graves翘着二郎腿看报纸,歪着脑袋抬头看着楼上两手扒着楼梯扶手的Credence。
“没……没有,先生。”Credence揪着袖子上的线头。
“你想吃我就吃。”Graves故意把声音压低,尾音有些沙哑的余味。
“哦……哦,那我去做。”Credence眨了眨眼睛,情不自禁地微笑着下楼去了厨房。
Graves愉快地啜了口咖啡。
厨房里,默默然不高兴地斜躺在宽大的料理台上。
“你快笨死了,Cre。”
“嘿!”Credence抱怨地轻轻地叫了一声。
“你爱惨了那个老男人?”默默然挑起一边的眉毛。
“哪、哪有。”Credence用力过度,把鸡蛋液搅出去了一滴。
“啊呀,完了,”默默然泄气地躺下,把脚搭进水池里,“你彻底完蛋了,傻子Cre。”
“我没什么不好的,默默然,还有先生在。”
“还有先生!”默默然夸张地模仿着,“是啊,一个叛变的国会高层,别忘了还有个叱咤欧洲的魔王,和你这个从小到大没出过纽约的小可怜蛋孤儿在一起,你一点也不用担心他们把你卖了。”
“先生对我好,我对Grindelwald有用,我并不危险。”Credence埋头搅着鸡蛋,有时候这个男孩像所有的青少年一样,下了决定九头埃瑞姆牛都拉不回来。
“你怎么老让我操心啊?啊?”默默然吐了一口气。
“操心操的我都快秃顶了!”
默默然怒视系着碎花围裙的Credence浓密的发顶。
今天的默默然还是气呼呼的。
=Fin=

就要强制默默然看他们秀恩爱【我觉得我会在睡梦中被捂死

狗粮好吃吗,默默然同志?
哎呀别噎着,瞧你都翻白眼了。

评论(6)
热度(72)
© 枪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