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动物什么粮都能吃
使劲塞安利没事我撑得住
日常混混更开开脑洞。
BG只接受原著向。
基佬百合随意搭配,只要有爱就是绝配。
主POI、HP、小动物一百年不动摇,福华、漫威宇宙、DC是墙头。 沉迷E宝和法瑞鹅老师
Calligraphy复健
很好勾搭,戳我必回
增加评论会触发【话痨】技能

【暗巷】默默然的忧愁没人懂

有那么两次,强大的帝国之猛兽默默然开始思考人生的意义。
啊!这恋爱的腐臭气味!
=====

“你怎么这么不争气!啊?”默默然拍着桌子,Credence吓得猛一抖。
默默然在房间里转圈,Credence扯住他的胳膊让他坐下,无奈地说:“别转了,怪晕的。”
虽然Credence看不出来,但神奇生物对着他翻了个白眼。
“你自己说,你怎么回事啊!”默默然一屁股坐到床上,薄床板嘎吱嘎吱地响。
“什么怎么回事啊……”Credence坐在写字台边整着传单。
“你怎么老是让那老男人捅你屁股?”默默然抱着手臂,“哎我就不明白了……”
“别、别屁股屁股的,丢不丢人……”Credence的脑门上都要冒蒸气了。
“怎么?还不许我说了?”默默然化成一团黑雾,猫一样地窝在被子里,蹭蹭洗的发黄的枕套,“你还比他高不少,怎么就让他给上了……”
语气里带着惋惜。
“这与上下没关系,”Credence把传单码齐,认真地说,“先生高兴这样做——”
“先生高兴?先生高兴?瞧瞧这话!”默默然很生气的样子,“那你呢?你屁股不疼啦?”
“也……也没有多疼……”Credence头低的快要埋进传单里,“还、还那什么、挺、挺舒服的……”
默默然在被窝里翻滚的更厉害了。
“你这傻小子,”默默然总喜欢故作老成,其实自己也是个没心眼的大小伙子,“被爱情蒙蔽了双眼,啧啧。”
“我和先生在一起也很高兴。”Credence说这话的时候倒很坚定。
“你就不想让你先生试一回””默默然突然掀了被子,趴在床沿看着Credence,白眼珠发亮。
“试什么?”
“你就不想捅捅老男人的屁股?”
“不是说别屁股屁股的吗?”Credence急匆匆地反驳。
“好好好,你想想,”默默然突然兴致很高,“老男人在你身下的样子,嗯?”
Credence无奈地盯着默默然,半晌后回答说:“先生想要,他会说的,他不像我一样嘴笨还胆小。”
“那你就是想了?”默默然挑起一边眉毛。
“那怎么行?先生受不来这个,他还得上班呢。”
“你不是说不疼吗?”默默然咬牙切齿一字一句地问。
“我怕先生疼啊。”
真是忧郁极了,单身默默然这样想。
真想掐死这个认真回答问题的宿主。

=时间:地铁站台事件后=
=地点:MACUSA机密牢房=
“Graves先生在哪?”Credence站在牢房外,黑色的雾弯弯绕绕地缠住Grindelwald的脖颈。
Grindelwald笑了笑,说了个地址。
“下回和Percival一块来,小蘑菇崽子。”临走前,Grindelwald这样说。
Credence找到了地址,一栋二层小楼,他直接指挥默默然掀了二层的楼顶。
尘土飞扬间,Credence看见Graves穿着黑色夹金丝的丝绸睡袍,倚在刺绣大床上看书,手里的咖啡还是热乎的。
“先生!”Credence冲过去一把抱住Graves的腰,在脑海里联想到难道先生被Grindelwald折磨成瘫痪了?
“Credence?”Graves诧异地看着Credence,揉了揉青年消瘦的肩膀,吹开咖啡上的灰,啜了一口,感谢Grindelwald厨艺的磨炼,Graves知道了什么叫做真正的酷刑,现在他什么都能吃得下去。
“Grindelwald让你来的?”Graves让Credence坐在床上。
“是。”Credence感到奇怪,为什么Graves看上去没什么虚弱的?
“你没讹上他几笔钱?”
“我从不敢,先生,诈骗不好。”Credence真诚的说。
“这种老混球诈诈他也没什么。”Graves给Credence的头发里挑着碎墙皮,“咱们走,去找Grindelwald。”
“找他干什么?”Credence有些气,为什么Graves看上去和Grindelwald很亲密的样子?
“把他捞出来,再要上一大笔钱给你买身新衣服穿。”
“我……我什么也不要。”Credence扣着床单上的刺绣。
“我们要去法国了。”Graves摩挲着Credence的下颌骨,“当然要买。”
“和您一起吗?”Credence眨了眨眼睛,不敢相信。
“当然了,你还想跑哪去?”
“我哪也不去,就在您身边。”Credence抬起头与Graves接吻,闭着眼睛,睫毛一颤一颤的。
远处的默默然抱着手臂站在废墟里,不耐烦地抖着腿。
一身衣服就把你卖了!
真想掐死你这个蠢蘑菇!
算了!老子不管你了!
郁闷极了。


=====
超级想写《牡丹花下》的AU!暗黑梗会很适合暗巷啊!
写过Crewt黑化居然没写过黑化暗巷!
我真是太不像话了(邓摇头.GIF)

评论(7)
热度(71)
  1. AlecNights枪启 转载了此文字
© 枪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