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沉迷星战和皮卡老师|kylux/Obikin/GGPG/暗巷
爱尔兰人重症爱好者。

【GGAD】我和十四岁男友的恋爱日常(下)

继续砂糖!
快告诉我甜不甜!
甜的话(可能)会掉落一章婚礼(吧)!
黑喂狗!
=======

“要我说,踪丝这东西真是无用到极点了,”格林德沃看着邓布利多拿着一根旧魔杖费力地戳着坩锅,“魔法部简直就是闲的发慌。”
“正相反,盖勒特,”邓布利多快乐地看着火焰升起来,“这可以防止小巫师在假期滥用魔法,还能防止麻瓜们因此遭殃。”
“麻瓜,”格林德沃嗤之以鼻,“一群什么都不在意的蠢蛋……”
“盖勒特!”邓布利多轻声责怪他,“哪有你这么说话的,麻瓜也是极具智慧的。”
“梅林啊,我从不知道你还是亲麻瓜的一派。”格林德沃抓了一把甘草在天平上称了称。
“没有什么亲不亲的,”邓布利多表情严肃,“我们本来就是同源。”
“难道你还真的相信巫师与麻瓜之间是平等的?哦我们不会魔法的兄弟们,逼着我们东躲西藏,像老鼠一样藏在肮脏的阴影里——”
“盖勒特!”邓布利多又喊了他一遍,眼睛盯着魔药冒泡的平面,轻柔地说,“别说这个——”
“怎么?”格林德沃心里起了一股无名火,他把甘草扔回黄铜托盘,盯着邓布利多的蓝眼睛,“你也要屈服在那群蠢蛋身后的阴影里吗?”
邓布利多被格林德沃锐利的眼神逼迫着抬头看向满面怒火的少年。
“巫师难道没有征服这个世界的力量吗?巫师难道没有权利俯瞰整个世界吗?阳光、海水、森林、草原,难道都叫那些爬虫占据了吗?”
“巫师有,但他们不选择征服,也没有任何人占据世界,你这是在挑起战争,盖勒特。”邓布利多耐心地看着心高气傲的十四岁男孩,手里玩着一颗糖。
“哦,没有任何人占据世界?那么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在妄想了?在麻瓜们像臭虫一样繁衍之后,他们征服海洋,踏遍每一寸土地,巫师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在这一切发生之后,你还认为这是我的臆想?”格林德沃难以理解邓布利多的想法,他觉得这个红褐色长发的人背叛了他。邓布利多明明与他同样强大,他施展魔法如同呼吸一样简单又畅快,然而他却拒绝与他同行,这让格林德沃十四岁的灵魂提前体会苍老。
“不,盖勒特,蓝天与白云并不需要征服来得到——”
“那你的妹妹呢?”冲上头顶的血液在血管里叫嚣着,格林德沃不顾一切地吐出最恶毒的话,“你的妹妹因为麻瓜而东躲西藏,她甚至不能在花园里自由地行走——”
“好了,盖勒特,够了。”邓布利多的脸色突然沉郁,他的眼睛像加了冰的蓝铃花提取液,“我今天不想再与你说这事了,”他低头收拾着东西,不去看他,“巴沙特太太也许想让你回家了。”
格林德沃心里突然一阵剧烈的颤抖,他隐隐约约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但心底里好像有个恶劣又迷糊的少年,非不让他知道自己哪里错了,于是他装作不在乎的样子,气冲冲地昂着下巴离开了邓布利多家。
格林德沃一晚上翻来覆去,有些生气,但回想起邓布利多的表情,更多的是后悔。最后格林德沃忿忿地在脑子里抽打着对邓布利多恶语相向的自己,越来越难过了。
他直到凌晨三点才睡着,早上八点钟起床,捞了饭桌上的一把滋滋蜂蜜糖连饭都没吃一口就跑去了邓布利多家。
“阿不思!”格林德沃噔噔噔地敲门,门开之后他迎来的是阿不福思的臭脸。
“我哥不想见你。”阿不福思白了他一眼就想关门,格林德沃伸出一条腿卡在门边。
“怎么?”阿不福思用手不耐烦地磕打着门框,企图用稚嫩的脸庞装出老道的表情。
“阿不福思,行行好……”格林德沃摊开手,一把蜂蜜糖闪闪发光。
阿不福思咽了咽口水。
“下次给你带德国特产和我妈妈做的小蛋糕,糖霜洒了厚厚的一层,可好吃了。”
“好好和我哥说话。”阿不福思拿了一个糖放进嘴里,鼓着一边腮帮子,“这糖还是我哥用零花钱买的呢。”
格林德沃的心又开始愧疚地狂跳。
他来到邓布利多的卧室门口,轻轻打开一条缝,猫着腰向里面瞅着。
门被猛地拉开了,格林德沃差点一鼻子撞在邓布利多胸口上。
“你好,格林德沃先生,我还有点事,烦请您改日再来。”邓布利多疏远的语气让格林德沃心里的狂跳变为恐惧。
“等等,阿不思!”格林德沃乱了阵脚,他下意识地抿抿嘴巴。
“您请回吧。”邓布利多的蓝眼睛远没有以前生动,看他的眼神与看普通花鸟没什么区别。
“阿不思!”金发的少年踮着脚尖向前倾身想要更进一步,但被邓布利多阻住,他鼻头酸酸的,开始憎恶昨天不积口德的自己。
“格林德沃先生。”邓布利多不耐烦的语气中掺杂着一些疲惫。
“阿不思!”少年的语气带了哭腔和有些重的德国口音,“昨天是我胡说八道……”
格林德沃的金发有些乱,他刚给脑子里的长篇大论开了个头,嗓子就好像被绳子拴住了,勒得喉头发紧。
“我……我……”他看着并无波动的邓布利多心跳得越来越快,甚至扼住了他的呼吸。
刚想继续自己的腹稿,一开口却直接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阿不思你别不理我呜呜……”格林德沃觉得既丢人又委屈,低着头用袖子抹眼泪,“我昨天,都、都是胡说八道的……”他抽着鼻子,感觉从未有够的害怕从心底生出,紧紧地攫住他的喉咙。
“我不说了阿不思——什、什么也不说了——”他逼着自己从哭泣中道歉,引来一阵咳嗽。
“盖勒特……”邓布利多连忙给他拍背,十六岁的少年的确爱憎分明,但这个金色头发的小恶魔实在让他放不下心。
“呜呜呜去他妈的战争呜呜——去他妈的!”格林德沃扑进邓布利多的怀里闷声闷气地骂着,“我以后,再、再也不说那些混账话了。”
“别骂人。”邓布利多把下巴抵在格林德沃的额头上,低头亲了亲他毛绒绒的发顶。
“你——你又说教我——”格林德沃还是说不全话。
“好了,不说了。”邓布利多揉着他后颈上服帖的金发。

=Fin=

评论(7)
热度(45)
  1. AlecNights枪启 转载了此文字
© 枪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