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动物什么粮都能吃
使劲塞安利没事我撑得住
日常混混更开开脑洞。
BG只接受原著向。
基佬百合随意搭配,只要有爱就是绝配。
主POI、HP、小动物一百年不动摇,福华、漫威宇宙、DC是墙头。 沉迷E宝和法瑞鹅老师
Calligraphy复健
很好勾搭,戳我必回
增加评论会触发【话痨】技能

【GGAD】我和十四岁男友的恋爱日常(上)(纯砂糖)

假如他们相遇的时候都小上两岁会怎样? 都是软萌的青少年,性格明朗却没有那么多锋芒,有着小朋友们有的一切美好。

短篇,砂糖,恋爱心理。
 ===== 
格林德沃十四岁,炸了学校,圆嘟嘟的小脸和翘鼻头上全是灰,他在校长室里站着,不在乎地甩甩金发,用手一摸脸,校长看着花瓜似的俊脸,气得撕了羽毛笔上所有的毛。
 “校长,”格林德沃咧着嘴笑,“那不是你老婆送你的吗?”
 “你明天不用来上学了!!!!!” 
“这老男人……”格林德沃撅着嘴跟着爸妈离开了学校。 
格爸爸格妈妈害怕儿子再把老宅子给炸了,就把小格送到了英国他姑婆家。
 “反正你巴希达姑婆家房子不大,你随便炸着玩玩也没关——哎唷!”格爸爸被老婆在饭桌底下掐了一把大腿。
 “去姑婆家一定得听话,知道了吗?”妈妈严肃地看着格林德沃,儿子正叉起一块牛肉往嘴里塞。
 “知道啦……” “我听你姑婆说她们村有个比你大两岁的小孩,在学校一直是第一名,”妈妈放下刀叉,俩胳膊肘杵着桌子盯着格林德沃,“你去了可跟人好好学习学习,别老想着炸房子,听明白了没?” 
“听明白啦……”
 “小孩儿嘛,别给他太大压力……”爸爸话说到一半,被妈妈瞪了一眼。 
“你懂什么?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天天倒买倒卖的做小生意就心满意足的。我们儿子心气可高着呢,是不是啊盖尔?” 
“是是是……”
 “哎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儿……”
 “哎好了好了……孩子嘛……”
 妈妈还从来没夸过别的小孩。 
格林德沃忿忿地咬了一口牛肉,开始打心眼里讨厌那个什么“霍格沃茨第一名”。 
由于跨境壁炉用起来太难受,妈妈乘坐火车押着格林德沃去了英国,然后两人坐着牛车摇摇晃晃吱吱嘎嘎地来到了戈德里克山谷。 
巴希达姑婆家拾掇的很干净,家里的摆件很温馨,正值四月,花园里种的不少花都开了,魔法花轻轻摇摆着。 妈妈和巴希达在花园里坐着喝茶,格林德沃感到无聊极了。 
外面有羊叫的声音,和着铃铛响。 
“妈,我出去走走。” 
妈妈和姑婆聊的正在兴头上,挥了挥手让他走了。 
格林德沃猫着腰在矮灌木丛后面瞅着啃草的小山羊,笑的比咧嘴的石榴还开心。 
他拿起魔杖施了个法,小山羊的毛疯了似的长着,不一会儿就成了一大团微卷的羊毛大球。 小山羊慌极了,想要迈腿逃跑,结果被自己的毛绊倒,四脚朝天,踢蹬着腿。 
格林德沃躺在这团大羊毛球上,软软的又很暖和,望着天空,听着羊叫,很是惬意。 
不远处传来小孩的哭声和一个人安慰他的声音。 
“好啦,好啦阿不福思,他不会飞走的,他只是只羊。” 
“可是,嗝,我昨天梦见,他飞走了。”小男孩哭的直打嗝。
 “羊不会飞,阿不福思。” 
哇,格林德沃闭着眼想,这个人的声音真好听,差不多能和我相比,就是那小孩太烦人了。
 “可是他飞走了,不见了!就像一大团云……啊!” 
这一声叫唤气冲霄汉,逼得格林德沃睁开眼,身边多出来两个人。 
一个小男孩,和他差不多大,怒气冲冲地瞪着他,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蓝,旁边站着比他高些的少年,赤褐色的头发长长的,被微风吹着,软软地浮动着,戴了副眼镜,银丝边,海蓝的眼睛也打量着他,眼睛里带着笑意。
美人。格林德沃在心里吹了个口哨。
“你用的魔咒?”美人开口了。
“说不定是魔药呢。”格林德沃换了个姿势躺,笑容似有似无,“霍格沃茨假期也不让用魔法。”
“就是魔咒,”美人突然笑了,带着自信,“而且你不是霍格沃茨的学生。”
“你怎么知道?”格林德沃挑挑眉毛。
“没见过你。”美人一挥手,羊毛纷飞,被解放出来的小山羊刺溜就钻出来躲在阿布福思身后。阿布福思有了山羊忘了哥,带着小羊快活地摸着参差不齐的羊毛走了,留下格林德沃躺进了一堆羊毛里和美人对视。
“无杖魔法?”
美人神秘地笑笑。
“盖勒特·格林德沃,十四岁,毕业于德姆斯特朗。”格林德沃眼睛一亮从地上窜起来,头顶羊毛碎屑,伸出手。
“阿不思·邓布利多,十六岁,就读于霍格沃茨。”邓布利多迁就着这个小孩,温和地笑着握住那双手,这个金发的小孩好像有和霍格沃茨的同学们不一样的,或者说和邓布利多接触过的人都不一样的光彩。
“其实我只会这一个无杖魔法。”邓布利多补充了一句。
“切……”格林德沃嘲笑着,他从不掩饰自己的表情,也从不说什么委婉的蠢话。
“而且,”邓布利多把格林德沃头顶的羊毛摘下来,用手指给他梳了梳凌乱的头发,“你头上一直有团羊毛。”
格林德沃憋得脸通红,撅着嘴看着他。
然后倒在羊毛堆里,顺便把邓布利多扯进来。
“你这坏人!”格林德沃捧了一大把羊毛吹向红色长发的少年。

“儿子,来见见我和你说过的小哥哥。”格妈妈把儿子从床上揪起来。昨天晚上这傻小子顶着一头羊毛回家可把他妈妈气坏了。
格林德沃睡眼惺忪,小熊睡衣(妈妈买的)顶上两颗扣子开着就下了楼,心里嘀咕着要给这个书呆子第一名一个新发明的恶咒尝尝。
然后一眼就看到餐桌边喝牛奶(巴希达姑婆硬塞的)的邓布利多。
“早上好啊,盖勒特,”邓布利多的蓝眼睛闪着快乐的光芒,“我带了滋滋蜂蜜糖和草莓奶油蛋糕给你。”

“!!!”
格林德沃瞪大了眼,睡意全无。

=TBC=

评论(5)
热度(67)
© 枪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