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动物什么粮都能吃
使劲塞安利没事我撑得住
日常混混更开开脑洞。
BG只接受原著向。
基佬百合随意搭配,只要有爱就是绝配。
主POI、HP、小动物一百年不动摇,福华、漫威宇宙、DC是墙头。 沉迷E宝和法瑞鹅老师
Calligraphy复健
很好勾搭,戳我必回
增加评论会触发【话痨】技能

【暗巷】假如大家能听到旁白

假如他们能听见旁白。
高糖
我是需要评论的滋养才能茁壮成长的一杆枪。
≡≡≡≡≡≡≡≡≡≡≡≡≡≡≡≡≡≡

所有人都在一个场景中。
地铁站台上,零零落落的砖块。
“放下你的魔杖!”Graves从队伍的末尾一个箭步冲出来。
“Graves!”Picquery惊讶地瞪着他,“你怎么跑出来了?不是让你好好休息的吗!”
“没有我你们就把一个无辜的生命害死了!”Graves大步走过去,警惕地看着嘴角噙笑的Grindelwald。
默默然窜到安全部长的身后,化成青年的样子。
【Credence非常疑惑。】
空中突然响起一个播音腔的男声。
【他不知道自己该信任谁。】
“是谁!”Picquery向天上发射咒语。
【“哦,”Graves在心里想,“Seraphina这个动作看上去有些傻。”】
“我没在想。”Graves心虚地举起手,“我们现在不应该先共同抗敌吗?”
所有人都用魔杖指向悠闲的Grindelwald。
“感谢你们把我想起来了。”Grindelwald在站台上踱步,他看向Credence,“孩子,好孩子,我欠你的,来我这儿,我会给你补偿。”
【Grindelwald的语气诱人极了,就像每次床笫间与Credence的爱语。】
所有人都看向默默然,Credence慌乱地找地方逃跑,但是这无济于事,他只能环顾四周,最后视线停留在Graves身上,委屈地说:“我没有……”
“我相信你,Credence,你是正直的好孩子。”Graves走上前去,试探着拍了拍Credence的肩膀。
【Credence知道Graves是相信他的。但他不知道的是,这个西装革履的魔法部安全部长也曾赤裸着身体,在Grindelwald的大床上与他鸳鸯交颈。】
所有人又盯着Graves,傲罗们的眼神立刻不一样了。
“多迷人啊,Percy,我们是多么合拍。”Grindelwald的笑容在看到傲罗们菜色的脸和Graves咬牙切齿的模样时更加灿烂了。
【Grindelwald得意极了,因为所有人都不会知道,自己才是在下面的那个。】
Grindelwald的嘴角狠狠地抽搐了一下。
傲罗们的眼神变得更加坚定,仿佛在为上司喝彩:“干得漂亮啊!部长!”
“这真是有意思的情况……”Grindelwald盯着天空,举起了魔杖,角落里的Newt猛地放出一只飞鸟,扑向Grindelwald。
【Newt期望能把Grindelwald抓住,他心里想:“也许牢狱生活能让他保持更加迷人的体型。”】
“不!我没在想!”Newt连连后退,连雀斑都红了,“我对您的身材没有任何想法!”
Tina在一边翻了个白眼。
【“Gay?Or European?”Tina在心里调侃着,“也许两者都是。”】
“啊?我什么也没想!”Tina后退了一步,右脚被自己的左脚绊了一胶。
“我可以证明。”Queenie扶住自己的姐姐。
【“真是太甜了,”Queenie的心里炸起了小烟花,“这些怨侣们。”】
“从现在起,每个人都不许想任何东西!”Picquery大声命令着,把魔杖对准Grindelwald。
【“真是奴隶主。”Graves小声地嘟囔。】
“我没有!”
Picquery的眼神凶恶,Credence挪着步子挡在Graves前面。
“你们不如先解决个人问题,我们明天再讨……”Grindelwald还没说完,就被鸟击倒了。
“给Purry问个好,Grindelwald先生。”Newt快乐地抚慰着飞过来停在自己肩上的大鸟,“她真是个可爱的小公主啊,不是吗?”Newt喜气洋洋的样子像是参加自己的婚礼。
“是啊,的确是可爱的小公主……”Grindelwald狞笑着。
【“一点也不,”Grindelwald忿忿地想,“这蠢笨的呆鸟……”】
“看来您并不这样想啊……”Newt的目光僵直起来。
【Newt的脑中想起了一百万种残杀一个人的方法。】
“Scamander先生!”Picquery绑好Grindelwald,盯着Newt,“点天灯是严重违法的!”
“抱歉,”Newt羞赧地笑了笑,“我只是思维有些开阔。”
【“完全不是,”Grindelwald在心中嗤笑,“谁知道这个男孩要默默然干什么用呢?暖床?”】
“不!”Newt朝Grindelwald吼着,白发的魔王歪头装作不懂的样子。
Credence扑进Graves的怀里,什么也不说。
【Credence难受极了,他觉得每个人接近他都有其目的。】
“我没有,先生……算了……”Credence丧气地把下巴垫在Graves的肩膀上,闷闷不乐。
“好好,你没有。”Graves轻轻捋着Credence突出的脊梁骨。
【“当然有了,”Graves心想。】
两人的心咯噔一跳。
【“我接近你的目的,就是把你拐回家。”】
所有人都沉默了。
“Well……”Graves捧住Credence发热的脸,与他对视,“这东西今天一直在胡言乱语,也就这句话是真的。”
Credence的眼睛亮了起来。
【Credence现在就想和Graves上床,立刻,马上,就在这儿。】
“他……他他又在胡说了……”Credence羞得连话都说不全。
“别管他,我们回家。”

≡Fin≡

评论(17)
热度(130)
© 枪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