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沉迷星战|kylux/Obikin/GGPG/暗巷
爱尔兰人重症爱好者。

【Obikin】一生所爱

每次复习穆斯塔法的心情都像是小孤孀上坟,每次都是在悼念Obikin的爱情。

别的CP都是越甜我越高兴,这一对反倒是越虐我嗑的越带劲。甜言蜜语是爱,年轻人渴望的眼神是爱,师父包容的微笑也是爱;怒吼与指责是爱,师父的蹙眉是爱,年轻人的恨意追根溯源还是爱。安纳金恨自己,恨自己不够强大、不够努力,最终还是没逃掉这命运;安纳金恨欧比旺,要是欧比旺能听他的,能和他站在一起,自己怎么会落到如此境地,欧比旺说“我爱过你”,那为什么现在又抛弃自己;安纳金恨命运,天选之子能力再大也斗不过天,不论他怎么努力改变,最后还是正正好好撞进命运的轨迹。

 

每一次上坟的悲伤都停止于欧比旺的“我爱过你”。

安纳金是欧比旺的什么人?安纳金是他的徒弟,他的手足,奎刚死后他的依靠,他的至亲至爱。欧比旺看着安纳金长大,从一个金黄金黄的蓝眼睛调皮小包子长成英俊潇洒傲气不羁的天选之人,他的成长里都有欧比旺的足迹。欧比旺自己呢?他从小就想成为绝地,一直恪守信条,可是当安纳金想退团的时候,他说“如果安纳金离开武士团,那我也必须离开”。

 

绝地哪能有爱?

可是欧比旺说“我爱过你”。

在晨光熹微,你我结束训练并肩去吃早饭的时候,我爱过你;在突然下起瓢泼大雨,你戴着兜帽拽着我的手冲到房檐底下躲雨的时候,我爱过你;在夜晚降临,任务结束时你开着车笑着叫我抬头看满天星空,而我嘴上叫你好好开车,眼睛却盯着你那双充满欢喜的蓝眼珠的时候,我爱过你;在冬雪降临,你接着雪花,我说你幼稚你说我没劲,你搓起雪球丢我的时候,我爱过你。

可是现在呢?欧比旺不是不再爱他的徒弟了,他们之间的爱欧比旺怎么会忘记?欧比旺还是爱他,但所爱之人已经不在此地,他杀死了天之骄子安纳金,看着他的徒弟一点点死去,看着新的敌人在他旧日爱人的体内一点点升起。

 

欧比旺觉得自己变成了杀人凶手。

欧比旺的爱人给自己修了一座坟。欧比旺摇着头,皱着眉,看着达斯·维达背着那个鲜活骄傲的小徒弟的坟冢,一步一个血脚印地走出欧比旺的心。

在此我只想给这两个人点一首《一生所爱》,唱一句“苦海翻起爱恨/在世间难逃避命运”,我的巨厚CP滤镜永远都粘在脸上割都割不下来。

这也是爱情啊。

“我在你临走前诉一句衷情,你放心走吧,以后杀我也没牵挂。”




 

这时候音乐列表正好播到《All Out Of Love》——

I know you hurt too but what else can we do

Tormented and torn apart.

我还能说什么?可能绝地这样的身份也有他们固定的命运吧,可能他们穷尽一生都与爱无缘。

可是这没有办法阻止欧比旺去想念他的徒弟,他的手足,他的至亲至爱。

欧比旺在塔图因的二十多年难道没想过安纳金吗?

打死我我都不信。

但他绝对不是刻意去想安纳金的。就算全宇宙的绝地都死光了就剩下欧比旺一个人,他也会继续遵守绝地信条,克勤克己蜗居在塔图因的荒漠,寡情缘,断欲念。

但是他的徒弟总是跑到他的梦里来。

那天晚上欧比旺躺在窄小的床上,心里还惦念着下午随手一捋头发时,就着斜落的夕阳躺在手上的那根白头发,本想冥想片刻却突然被心理和生理的劳累淹没,陷入睡眠的黑暗。

然后他看见了他的小徒弟,还是那副年轻有朝气的模样,走在他身侧,和他讲刚刚训练的时候自己精彩的那一招。

“欧比旺,欧比旺!”他还在环顾四周大殿的柱子,安纳金叫着他的名,两个人的肩膀靠在一起,亲密无间。

“我在听,安纳金。”他像回忆里一样温和地回答,安纳金笑着,仿佛悬着的心突然放下了。欧比旺突然发现这个男孩其实有不少当年自己没注意到的小心思,那双年轻的蓝眼睛一直在看着他,他看过去时徒弟却转开视线瞧向别处。安纳金暖棕色的头发和清晨的雾霭柔和地融在一起,像是一副水彩画,那双眼睛却亮的像是银河中最珍贵的宝石。

欧比旺看着安纳金,眼睛都不敢转一下。

然后他眨了一下眼,顿时世界天旋地转,晨雾变为阴霾扑向他,周围的春景渐渐氧化剥落,灼热的岩浆炙烤着他的小腿,他脸上的泪痕被高温烤的蒸发在空气中,在脸颊上留下滚烫的痕迹。耳边传来徒弟的“我恨你”,欧比旺不敢回头,只听着他嘶哑的怒吼,扭着头连泪都落不下。安纳金越是吼着叫他的名字,他的胸口越像是压了千斤的巨石,使劲呼吸着也只能吸进穆斯塔法星上灼热的硫磺味儿。

他咳嗽着醒过来,捂着嘴巴坐起来,在床边佝偻着腰静思。

塔图因晚上的凉风顺着窗户缝钻进来,吹着他背上的一层汗,外面的月亮照在沙丘上一阵惨白。

 

情人别后永远再不来

无言独坐放眼尘世外

 

欧比旺不知道度过了多少个这样的晚上。

有的时候他进入冥想,能看到奎刚的英灵。

他仿佛回到了自己还是学徒的时候,遥远的脆弱感和委屈一股脑地冲上来,他跪在师父脚边,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

他说师父啊,我好难过。

奎刚说你已经做得很不错了,欧比旺。

然后他倔强得像个想家的小绝地学徒,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再也不肯掉下来。

第二天早上还是照常起来坐在屋顶,看着两个太阳升起来。

 

漫漫黄沙一眼望不到边,欧比旺有时候也会绝望,绝望到想要抛弃原力。

这时候他远远的看一看卢克,想一想第一次瞧见安纳金的时候他的样子,叹一口气,日子也就这样过去了。

欧比旺就像夏日的最后一朵玫瑰,昔日不再,往事如过眼云烟,从前伙伴死伤大半各自流亡天涯,斯人已逝,最后一朵玫瑰等待着命运最后一次掐着他的脖子命令他。

这最后一次来的很慢,直到卢克从襁褓中的婴孩长成大小伙子,直到那小伙子用和他爸爸一样的蓝眼睛瞧着他,求他讲讲爸爸以前的事。

直到他和达斯·维达面对面。

 

我相信他踏上死星的时候心里会涌出各种想法。

欧比旺想看看他的小徒弟,他心里一阵恍惚:安纳金的嗓子有没有好?他还能像从前一样谈天说地,讲自己的抱负吗?穆斯塔法的烟那么重,那么烫,安纳金的眼睛有没有被熏坏?他的眼睛还能像以前一样蓝吗?还像从前一样灵动活泼吗?

但当他面对达斯·维达的时候,什么想法都已经不重要了。

他没看见他的小徒弟,他看见的是他的敌人,背着安纳金漆黑的坟茔,他没让这梦魇找上他来,他自己来找上门了。

 

我在屏幕前看欧比旺和维达,脑子里自己出现了对话:

——欧比旺,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命!不公平的命指使我来的!

当然欧比旺不可能这么drama。

他的万千思绪到头来终还是归于平静。

 

突然想起来,斯内普是看着莉莉的眼睛死的这回事。

欧比旺却什么都没看见。

他的旅程已经结束了,他挣扎一生,趟过人生这条大河,努力不被命运的洪流冲走,他将要上岸了,现在欧比旺只庆幸自己走的不算太偏。

所以他最后自己回归了原力。

欧比旺的后半生一直是孤独的,直到死亡使他们团聚。

 

They are one person

他们本为一体

They are two alone

他们是两份孤独


=========


再看穆斯塔法,还是如小孤孀上坟:

科洛桑春景百花鲜,

对双双鸳鸯在水上眠。

红艳艳桃花纳布放,

绿沉沉杨柳垂溪边。

细飘飘几点清明雨,

伊哑哑无数扫墓船。

只见那烟雾雾春风飘黄沙,

又听得娇滴滴声音哭青天;

惨凄凄泪湿鲛绡帕。

Obikin吓,你不该撇下奴独自到黄泉,

全不想哭啼啼的CP粉把谁人靠;

可怜奴泪汪汪满腔心事对谁言。

意欲欲再醮旁圈去,

一心心抛不下这旧粮圈。

悲切切哭得肠欲断,

嗽声声跪倒坟旁边

=FIN=

评论
热度(25)
© 枪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