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动物什么粮都能吃
使劲塞安利没事我撑得住
日常混混更开开脑洞。
BG只接受原著向。
基佬百合随意搭配,只要有爱就是绝配。
主POI、HP、小动物一百年不动摇,福华、漫威宇宙、DC是墙头。 沉迷E宝和法瑞鹅老师
Calligraphy复健
很好勾搭,戳我必回
增加评论会触发【话痨】技能

【GGPGCB】The Static Speaks My Name(干扰电波念我的名字)四

Cre你快来啊部长他又晕倒啦!
Grindelwald的驯养计划快要成功啦!
警告:精神污染,厌世情绪。

四 Day Four


他醒过来,金发的黑白小丑冲他笑着。

啊……他的头有些晕,但并不疼。

他撑着胳膊起来,钟表的金属光泽幽幽地照过来,刺着他的眼睛,有一瞬间他不知道自己在哪。
昨天他干了什么?脑中完全没有印象,昨晚他也没有做梦。一片空白。
他只知道自己是Percival Graves,其余一概没有印象。他伸手把垂下来的头发向脑后梳了梳。
好饿,前几天自己难道什么都没吃吗?他头昏脑涨地站起来走向餐厅。餐厅里什么都没有,橱柜里连一个麦片盒都不剩。他撑着料理台愣了一会神。离开了餐厅。
Percival Graves……先生……
有一个声音在叫他,不是很清楚,带着嘶嘶啦啦的电流声。
不,不不不……他摇了摇头,他要去“工作室”。他扶着墙,手指摸过每一个画框,细细地看着每一幅画,油画、水彩、水粉、蛋彩,每一种画法都是一个内容,三角,圆,直线,他看得入迷。
随手推开门,数百个这样的图案冲撞进他的眼球,画挤满了墙壁和天花板,甚至壁纸都是手绘的小小的三角挨挨挤挤在一起,圆和直线没有这么齐整,组合在一起像快要掉出来的蛇眼。
他拉开椅子坐下,抬头盯着地图。
德国。
荧光红在屋里映出一圈血色的光,他满意地看着这个地方。
我应该去。这样想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有一丝厌恶与惊惧,强烈的情感仿佛原本不属于他。他感到有些反胃。
我得去,他站起来拿起笔,又慢慢地圈着德国的边境线,得去那里。
不……那个无线电声音又出现在房间里。仿佛从另一面墙穿过来。
Graves先生……不要……
那个声音更清楚了,Graves好像看见了一片漆黑中有一团混着砂砾的黑色丝绸浮动在空中。
哪里……也不行……黑雾冲过来,在碰到他身体的那一刻消散。
他感到没来由的恐慌,他放下手里的笔,强迫自己看了看身后,他突然感觉有人在看他,带着恶意嘲讽的感情。
没有人,只有满墙的眼睛在无神地盯着他。
他迟疑地看了看办公桌,最终还是走出门,回了卧室。
他躺在床上,侧着身,钟表里表针转动的声音让他不安,他转过头,撞见天花板上的金发男人猖狂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男人笑的更厉害了。
他闭紧眼睛,努力地把男人的笑挤出脑海。
Today is a MEMORABLE day!HA-HA!
北欧口音的大喊突然在他的意识中突然炸响,他裹紧了身上的被子,蜷在床上,像一个孤独的茧。
就这样他陷入了沉睡。
梦里好像有一双手在轻柔地摸着他的脖子,捋着他的头发,把过长的头发撩到耳后,那人一开口说话他就知道那是谁,那个北欧人。
“乖Percy乖,你再听话些,就能和我站在一起了,Guter junge。”他的声音模糊又沙哑,就靠在Graves的耳边。
“你是德国人?”这是Graves第一次在梦境中开口说话。
“我叫Gellert,baby Percy。”他的语气带着笑意,揉捏着Graves的耳垂。
“你是德国人。”Graves心里不知道为什么一阵舒畅,耳边响起吱吱啦啦的电波声。
“你愿意和我一起来吗?”男人的声音更轻柔了,像九月份的云丝。
还没等Graves回答,他便陷入了黑暗,嘶嘶啦啦的电流噪音不断扩大,隐约能听到那个叫“Gellert”的男人愤怒的低吟,夹杂着一个清亮的青年的声音:
“不,先生!不!”
他陷入了无意识状态。

Day Four

=TBC=

Credence:先生你别去那个坏蛋那里啊QAQ你忘了我吗……
Grindelwald:德国好啊,青山绿水好风光,Percy宝贝儿不来一趟吗~
Graves:烦死了我怎么老是晕倒。

===========

现在已知的情报:
1.客厅沙发上的信件:MACUSA的一级机密,Grindelwald用“未读的信件”这个意向引导Graves说出国会的机密要务,这也是为什么Graves想拆开信的时候总觉得恶心和烦躁(并不是怀孕的征兆hhhhhh)。
2.墙上挂满的画和德国地图:这就不用说了,那必须是Grindelwald的精神污染,让Graves产生对德国,即与Grindelwald有联系的事物的归属感。而且Graves总觉得有人在看他,其实是Grindelwald透过眼睛似的死亡圣器标志在监视幻境。
3.每天晚上的梦:都是Graves被囚禁的现实世界,而这间封闭的公寓就是Graves的精神世界。Graves想要封闭所有机密的意图体现在被木板钉死的门窗上。
4.电波:有两条,其一是Grindelwald时不时的引导;其二就是Credence想要营救Graves传达的信息。
5.Credence现在的状态:在被MACUSA傲罗们袭击后,借由强大的能量被卷入了Graves的精神世界。

每一个物件都有其意象,有不妥当的地方记得告诉我(比如那几条鱼到底有多大hhhhhhh)。

评论(4)
热度(12)
© 枪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