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动物什么粮都能吃
使劲塞安利没事我撑得住
日常混混更开开脑洞。
BG只接受原著向。
基佬百合随意搭配,只要有爱就是绝配。
主POI、HP、小动物一百年不动摇,福华、漫威宇宙、DC是墙头。 沉迷E宝和法瑞鹅老师
Calligraphy复健
很好勾搭,戳我必回
增加评论会触发【话痨】技能

【GGPGCB】The Static Speaks My Name(干扰电波念我的名字)3

蘑菇上线!拯救国会部长行动开始!

警告:题材致郁

本章有生吃爱宠的情节!!!

大家斟酌再看

前篇:

   

黑喂狗


三Day Three


他猛地睁开眼睛,平静但迅速。

 又是那张图片,金发的小丑,留着小胡子,张狂地冲他笑。

 他起床,披了件绒的睡袍,趿着拖鞋缓慢地穿过挂满画的走廊。

 他坐在沙发上,有些饿了。 他站起身来,去厨房找吃的。

 一无所获。 

胃里的空虚让他停不下脚步,他看着鱼缸的光发愣。

 他走近鱼缸,左手覆在玻璃上,小鱼凑过来隔着玻璃顶他的手指。

 他笑了,这些小生命总能让他在死寂中平静片刻。 

然后他的右手伸到鱼缸里,感受这小东西的尾巴轻轻地碰着他的手指。

 然后他猛地一抓,把一条鱼捞在手心里。 鱼猛烈地挣扎着,在地板上啪嗒啪嗒地甩着尾巴,寂静的房子里着声音格外清脆。

 他拿起相框拍向鱼。 

嗙的一声。

 满室寂静。

 他捡起死鱼,细细地刮着它的鳞片,那双充血的鱼眼睛盯着天花板。 

然后他撕下一小条肉放进嘴里品着,站在鱼缸前一点一点地把它吃干净。

 他丢掉骨头,把手在睡袍上擦了擦,他拒绝去洗手间,拒绝面对那面金灿灿闪光的镜子。

 他坐下,拿起联络本。 里面又有了来信: 

——嗨,Percy! 

他没来由的恶心。 

——嗨。 他写道。 

对方问: 

——今天过得怎么样? 

——糟透了,我吃了我最爱的宠物。 

停顿片刻,对方回答:

 ——哇哦!真是意想不到!你做过的最残忍的事不过是吃了自己的宠物? 

嘲讽之意快要溢出纸来。

 好极了,他扣上联络本,本子发出啪的一声响。

 他来回翻着茶几下面。 我干过的最残忍的事…… 

他拿出一把钥匙,上面还连着一个小的,虽然仍不知道这是哪个房间的,但他仍然坚信这一定是自己需要的那把。 

他胡乱捅着房门。

 最深处的一间开了。 

他从门缝里看过去,里面没有开灯。

 墙角放了个大笼子。 有个人影,光裸着身子,蜷缩在笼子角落,剪着古板蘑菇头的脑袋靠着膝盖。 

他快速地缩回脑袋,心里如同擂鼓。 

那是谁?我为什么不认识他?他大口喘着气。 

他又小心翼翼地伸头去看。 那人青年模样,瘦弱,能看得清肋骨,双手环着腿,头靠在膝盖上,好像在睡觉。 

“先生……”他突然睁开了眼,一双眼睛覆着一层灰白的膜,看着门口的他。 

“Graves先生……”青年的声音细如蚊呐,他转身惊慌失措地逃走了。

 那是谁?我是Percival Graves?是谁?我为什么在这里?这里是哪?

 脑袋里突然咣的一声巨响,黄钟大吕般的震颤。 

Percival Graves……Credence Barebone……MACUSA……袭击…… 

他是美国魔法国会安全部部长,Percival Graves。 

他被Gellert Grindelwald,德国的黑魔王,囚禁在幻境中。

Grindelwald想给他洗脑,让自己听从于他,搞坏自己的脑子。

 于是他封闭了自己的大脑,彻底封闭,让自己成为一个完完全全的麻鸡。

 为了防止Grindelwald把他的思想在他无意识的状态下灌输给他,Graves给自己下了一个警戒信号,触发机制后让自己本来的意识解除封闭。

 他用了Credence Barebone。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作为一名优秀的国会官员,他做所有事都会有自己的理由,然而在这件事上他却与自己妥协了。

 他陷入一片失重感的漆黑中,失去了所有感觉,手边似乎有细沙似的东西浮动。 

“先生,先生!”耳边是细小的呼喊,远处传来脚步声。 

“我会一直在您身边的。”随着脚步声的放大,耳边的声音消失了,只有沙粒的触感缠绕在手腕上。

 他还是被绑在那把椅子上,椅背被人呼地一下向后掀,后面两条椅腿着地,而他的腿被绑在两个前腿上,全身悬于两个细长的木头脚上,这感觉不太好。 

“Credence Barebone?”身后的男人用手梳理着他的头发,轻轻揉着他的头皮。

 “你很喜欢那个男孩。”男人语调缓慢,“他也很喜欢你,Percy。非常,非常,喜欢。”

Graves咬紧牙,不说一句话。 

“你知道这导致了什么吗?”特殊的德国口音语调丝滑,音色却沙哑,“他死啦,Percy,就因为他喜欢你。” 

“Today is a MEMORABLE day!HA-HA!”

Grindelwald粗砺的笑刺着他的耳朵,他在头疼欲裂的眩晕中失去了意识。

Day Three

=TBC=


老魔王:好气哦你怎么老是记得他!两个人搞得像被我拆散的苦命鸳鸯一样真是把我气笑了……

评论(2)
热度(11)
© 枪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