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动物什么粮都能吃
使劲塞安利没事我撑得住
日常混混更开开脑洞。
BG只接受原著向。
基佬百合随意搭配,只要有爱就是绝配。
主POI、HP、小动物一百年不动摇,福华、漫威宇宙、DC是墙头。 沉迷E宝和法瑞鹅老师
Calligraphy复健
很好勾搭,戳我必回
增加评论会触发【话痨】技能

【脑坑】【暗巷】怎样才能完成一场生命的大和谐

我有毒,是的。
日常混更。

==========

“Credence。”Graves抓住青年的手臂,神情严肃地看着瑟索的Credence,“你知道我们现在的处境吗?”
“不……先生,我不太明白……”
“我们现在处于一个梦境之中,也许是世界上任何一个麻鸡,我是说,普通人的脑袋里。”
Credence咽了咽口水,紧张地用眼角瞥着周围行色匆匆的人,向Graves的方向靠过去。
“那我们该怎样从这里离开?先生?”
“只要听从梦境的主人内心的想法做就行了,我猜。”Graves的语气不太确定。
“那我们怎么知道他或者她,在想些什么?”Credence小心翼翼地斗胆问道,他想听Graves和他多说几句话。
“我不知道……但书上曾说梦境主的意图会以某种方式呈现,而受困者对其剧情的干扰行为会被忽略,只有严重干扰剧情的时候才会被抹杀。所以我猜Grindelwald可能只是想把我们困住拖延时间。”
空中突然出现这样的声音,好像广播节目般的男声:
【“他在说谎,”Credence心想,这个男人曾无数次地欺骗过他,Credence恨透了这个衣冠禽兽。】
“我没有!先生……”Credence急的喊出声来。
“嘘……”Graves扶住他的肩膀,与着急的男孩对视,“我知道你没有,这可能就是了,你也许可以从这里获得有效信息。”
【一次又一次,Credence不停地被他欺骗,而现在他已经发现了Graves的全部阴谋,对于谋杀巫师近乎偏执的母亲给他的影响此刻显露出来。
“巫师,都是坏种,”Credence盯着Graves焦糖色的眼睛,“应该被净化。”】
“看,有新进展了。”为了不引起梦境主的注意,Graves与Credence站的很近,Credence听着Graves在他耳边的轻声细语,脸颊发热。
“是的,先生。”Credence偷偷地深吸了一口气,胸腔里充满了雪松的气味。
【“他真好闻。”Credence心里想。】
“上帝啊!”Credence听到那个天上的声音之后在Graves怀里猛地一颤。
【Credence现在就想带走他,把他锁在自己的阁楼里,每天用自己的身体包裹住这个男人火热的欲望。】
“上帝保佑。”Credence羞愧难当,把头埋在Graves怀里小声说道,“我从未有过这种不敬的想法,先生。”
“没关系,Credence,”Graves笑了,胸腔闷闷的震动让Credence心里酥酥痒痒的,Graves伸手摸着Credence后脖子上剪的整齐的发茬,像在顺猫毛。
【他会在黑暗的短巷里像个妓女一样诱惑他,直到他主动进攻。
他需要净化,巫师是坏种。】
'真要命,'两个人的心里同时想,'再说下去就要硬了。'
【Graves离开了。】
Credence惶恐地看着Graves,Graves把食指放在唇上示意他噤声。然后用了幻身咒。
“我在,”Graves拉了拉Credence的袖子,“做点什么,别傻站着。”
“我……我该做什么?”Credence双眼漫无目的地乱扫着。

(开启剧情选择:
A.Graves通过分析梦境主的人物设定,构思了完美的计划走向,并要求Credence照办。
B.Graves让Credence自由发挥。)

B路线:

“想想平常你都在做什么。”
“我……发发传单……”Credence惊讶地发现话音刚落他的手上就出现了一大沓第二塞勒姆的宣传单。
“表现得再激进些,Credence,”Graves贴着Credence,给过路的一个老头腾出空。
“那就需要标语牌了……”手上又多了一个硬纸壳和一支很粗的笔。
“好奇怪的笔,”Credence端详着又粗又亮的笔杆上的樱花商标,费力地打开盖子在纸板上写字,“味道也好奇怪。
“这是什么,Credence?”Graves凑过来好奇地问。
“这是妈妈教给小孩们说的。”
Credence把纸牌摆在脚边,上面是一行加粗大字:赛勒姆大法好,入教保平安。
“这真的管用吗?”Graves摩挲着下巴,有些怀疑。
“肯定会管用的。”Credence认真地对着空气说话,仿佛Graves质疑他的专业素养是无法原谅的错误。
“先生,”Credence把传单递给过路人,“天灭巫师,赛勒姆保平安。”

“啊!”宿舍里,她惊叫着坐起来,对室友吐槽,“我刚刚梦见小蘑菇一边发传单一边说赛勒姆大法好!太可怕了我要肝篇肉补补……”

于是Graves与Credence的任务失败,他们被永远困在精神的世界里无法逃出来,只能一次又一次地进行生命的大和谐。

Bad (其实也算Happy?)Ending


A路线:

“我思考了一下,你的设定大概是偏向黑暗的,”Graves在Credence身后分析着,“所以你应该稍微释放一下你内心深处阴暗的部分,我不是说你阴暗,”Graves看到Credence暗下去的眼神急忙补充,“情况特殊,你想想Grindelwald会怎么做就行了。”
“我明白了。”Credence好像听懂了难题的学生,豁然开朗。
然后他化作默默然飞走,传单撒了一地,Graves呆愣在原地,一脸蒙逼。
没等他蒙逼完,默默然冲过来卷走了他。
他们在低矮窄小的阁楼里用时三天三夜完成了生命大和谐,成功逃脱梦境。
然后他们就在一起了,在现实生活中。

Happy Ending

评论(3)
热度(26)
  1. AlecNights枪启 转载了此文字
© 枪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