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沉迷星战|kylux/Obikin/GGPG/暗巷
爱尔兰人重症爱好者。

【GGPGCB】The Static Speaks My Name(干扰电波念我的名字)一

警告:题目来源于一个游戏,非常致郁。 
诡异风,有厌世倾向。 
精神污染。 
精神调教使之屈从。 
蘑菇会被带坏。 
然后大家一起完成生命的大和谐。 


一 Day One

 他睁开眼,视线被一个卡通笑脸填满,那张黑白小丑的脸上嚣张的笑容好像刻进他的视网膜,只有一头金发上了色。旁边有一行大字:“Today is a MEMORABLE day!” 
脑袋隐隐作痛,头骨的中间好像裂了一条缝,有什么东西在慢慢地逸散。 
他有些不舒服,转了个身才发现刚刚自己正直挺挺地躺在床上。 
感觉奇怪极了,他挣扎着爬起来。 坐在床沿愣了一会儿,喝了口床头柜上的水,杯子旁边摆着的小相框里镶着一张小照片,很像测红绿色盲时用的图案,黑灰色的底,大小的圆点组成的线条。 
一个等边三角形,它的内接圆,和中位线。 
说出这些词让他自己感到有些别扭,自己不像是热爱数学的人。 
他又愣了一会儿神,然后慢慢站起来。 
Today will be a MEMORABLE day. 他在想什么啊。
他摇了摇头,在房间里闲逛。 
出了卧室是一条狭小的走道,两边的墙上挂着同样的画,三角,圆,直线。
一幅又一幅,整整齐齐地摆在同一水平线上。 
走廊里有那么几扇门,他试了试,打不开,他也不记得钥匙在哪里。 
算了,他走进客厅。 客厅并不大,装饰几乎没有,除了墙上挂的那幅奇怪的图之外,客厅里还有一个大鱼缸,魔法水缸的水循环系统做的很好,哗啦啦的水声是房间里唯一的声音,里面有三只小鱼,他对这几条探头探脑的小东西伸出手指,它们聚拢过来,又散开。 
鱼缸边上有个小画框,倒扣着,他拿起画框,里面的相片掉了出来。 
他蹲下身捡起照片。 上面拍摄的是鱼缸,同现在一样,里面水草茂盛,生机勃勃,小鱼在里面游泳。照片的反面用整齐的花体字写着“我的孩子们!”,署名是“Percival Graves”。 
Percival Graves,是我吗?他没有在意,翻过照片来,摸着上面的小鱼。 
一、二、三、四、五,一共五只,在黑白的相纸里凝固着,很有生机,他把照片放回画框,坐到沙发上。 
沙发上有一沓信件,和一个本子。 
信上的收件人都是Percival Graves,拆开过,但信纸都在里面保存的好好的,寄件人有很多,但他觉得都很陌生,心里突然冒出一股恶寒,触电般的把它们全部丢到桌上,拿起那个破旧的小本子。 
这是一个联络本,巫师们为了方便联系用笔记本作媒介来互相联系。 
他翻开本子,里面正好有了新信息。 

——嗨!今天有没有想我? 
哦?他挑了挑眉毛,拿起手边的羽毛笔,面无表情地写下: 
——你说呢?在昨天晚上之后…… 
对方很快就有了回复: 
——刘易斯啊!你真坏!昨天晚上你真的弄的人家好累! 
他沾了沾墨水,仿佛例行公事般地写道: 
——难道昨天叫的那么享受的不是你吗? 
对面停了一小会儿,回复道: 
——你讨厌啦,你那么猛,我难道会忘记吗?昨晚真的很难忘。 
为什么难忘要用大写,他有些不耐烦,写道: 
——我还在忙,忙完再回复
——Kiss kiss to you! 
他扣上笔记本,扔在桌上。 
又拿起信件来,刚想打开心头又涌起一阵无序的烦乱,他又把信丢下,起身在屋里走动。 
客厅旁边有个小厨房,橱柜里空无一物,墙上挂钩上挂了两把切肉刀。 
他回到客厅,发现鱼缸旁边还有一把钥匙。 
他踱到走廊,挨个用钥匙开锁,三间房只打开一间,一间厕所。 
他走进去,一个马桶,一个洗手台,花洒,洗手台上的镜子是碎的,他看过去,里面反射出他的样子。 
中年男人,梳到脑后的头发有些凌乱,几缕搭在额前,眉毛浓密粗长,鼻梁很挺,双眼大而无神,两鬓斑白。他下意识地整整衬衫领,随着动作,镜中的人影有些扭曲,在不同的碎片里闪着不一样的光,他觉得上面的玻璃碴有些刺眼,金灿灿的。 
他走出厕所,回到卧室,再一次躺下,侧着身。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把它贴到那里,他也不想看到那张画,但他现在没有想把它撕下来的欲望。 
他沉沉地睡下,陷入黑暗。 
睡眠如同海水扰动,黑暗浮动着,他好像保持坐姿,被绑在椅子上,失去视线。
 “多么令人惊叹啊。” 一个戏谑的声音在后脑传来。有些沙哑,带着北欧的口音。
 “等边三角形?”一双手以一个极具侵略性的手势捧住了他的头,迫使他抬起下巴,他咬紧牙关。
 “真有你的,Percy。但我想你会更想看那些信的,想想你的工作,工作,怎么能没有它。”温热的气喷在他脸上,带着烟草味,“我想要更加深入,更深,再深一点。” 
这语气有些情色的意味,很像那个笔记本后面的人。
 “你真是好样的,Percy,但我不喜欢你对我掩饰,特别是用这些无聊的麻瓜小玩意。” 一阵沉默,他什么也看不见,对这片寂静的黑暗有些慌张。 
突然一双手钳住了他的胳膊。 电击的痛麻猛地传遍全身。 
他痛苦的吼叫被他堵在喉咙口翻滚着。 
Today is a MEMORABLE day,my dear Percy. 
他满脑子都是那人的狂笑。 

Day One

 =TBC=

评论(2)
热度(25)
© 枪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