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沉迷星战|kylux/Obikin/GGPG/暗巷
爱尔兰人重症爱好者。

【全员】人人都爱做直播1.5【Tina主席撒糖】

发糖!Tina和Picquery!这一对甜的我没眼看!

这对该叫什么?Picquena?原片里上下级关系的两个人也非常有看头!一个是正义呆萌有时候又机智有些小滑头的傲罗,一个是女王气十足不近人情强势偶尔透露一点傲娇的主席,朋友不来一发《霸道主席俏警花》吗?要不《邪魅主席我不嫁》?再不然《我的主席不可能这么可爱》《求助!作为一名上司如何俘获下属的芳心?》《被自己的大老板追求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处处戳我萌点。(快吃我安利!!)


===============================


1.5


Tina早上七点钟醒过来,轻手轻脚地起床,轻轻地亲一口Seraphina的脸颊,穿上运动服出门买菜。

八点钟她回到家,煎两个鸡蛋,切了一个西红柿拌上白糖自己吃掉。

九点钟她看完杂志,切好夹着核桃和葡萄干的大面包,摆在盘里,煎了培根和鸡蛋铺在上面,端着铺了小碎花布的托盘上楼。

“Seraphina,”她把托盘放在床头,拽了拽床上蒙成一个大团的被子,大团扭了扭,漏出一缕金色的头发。

Tina强忍着笑意拨开被子的一头,把叱咤出版界的女魔头从被子堆里挖出来。女魔头闭着眼,面无表情,喝醉酒似的伸出一只手来捏了捏Tina的脸,然后以毒蛇捕食倒放版之势窜回被窝。Tina眼疾手快地抓住了她的手腕,在上面亲了亲。

“该起床了,Seraphina。”

Picquery不满地咂咂嘴,仍闭着眼。

Tina一手拉着她的手腕,另一手托着她的背,把赖床的主席拖起来,给她背后垫了两个大枕头。

“我给你拿点水喝,快醒过来啊!”Tina走到门外才放肆地笑起来。

“啧……”Picquery向后仰了仰,扯了扯被子,又滑进了被窝里。

Tina回来时手里端了个嫩粉色的马克杯,她看着窝在被子和枕头里的主席,无奈地扑到了她身边。

“干什么?”主席伸出一只手掐着Tina短发翘起的发梢,“今天是周末啊。”

“睡太久对身体不好。”Tina摩挲着Picquery的脸,高颧骨,脸部线条又直又硬,一看就是个强硬的女人。但是她的头发很软,淡金色的,搭在脸边,又很柔和。Tina每次摸她的头发都会想起妈妈说的话,头发软的人脾气好。

“再一会儿吧,”Picquery睁开眼睛,眯着眼看向Tina“别像条大哈士奇一样扑过来,聒噪。”

“再睡你就该长皱纹了,Sera。”Tina捏了捏女朋友纤细的手,“起来吧。Honey?Sweety?Sweet pumpkin?”

“哦……去掉最后一个。”Picquery睁开眼睛,看着跪在床沿看她的Tina,阳光从她背后照过来,照的她的头发毛茸茸的,Tina笑起来暖融融的,很有感染力,她成功了,Picquery翻着白眼,睡意全消。

“你就这么点词汇了?”

“真为难我,”Tina叉着腰,冥思苦想,又伸出手来,用湿漉漉的眼瞳盯着躺在床上眯眼看她的Picquery,“Will you get up,just for me?My seraphic Seraphina.(为了我起来吧?天使般的Seraphina。)”

Picquery看向别处咯咯笑着,伸手让Tina拉她起来。

“你真是麻烦极了,Picquery小姐。”

“你真是烦人极了,Goldstein小姐。”

Tina亲了一口Picquery以防她吐出更多毒液,然后把餐盘放在她腿上。

“我又不是废人。”Picquery拿起餐叉狠戳了一下鸡蛋。

“昨天不知道是谁疼的下不来床。”

“没想到啊,”Picquery瞪着Tina,“一个生理期痛让你说的如此有歧义。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我可什么也没说。”Tina眨眨眼,把粉色的马克杯递过去,姜的辛辣和红糖浓稠的甜混在一起,构成一个美好的早晨。

=TBC=

评论(2)
热度(14)
© 枪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