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动物什么粮都能吃
使劲塞安利没事我撑得住
日常混混更开开脑洞。
BG只接受原著向。
基佬百合随意搭配,只要有爱就是绝配。
主POI、HP、小动物一百年不动摇,福华、漫威宇宙、DC是墙头。 沉迷E宝和法瑞鹅老师
Calligraphy复健
很好勾搭,戳我必回
增加评论会触发【话痨】技能

五月

昨天历史课,老师讲到二战。


 一九四五年五月九日,德国投降。

 五月份,多好的一个月,阳光的温度正好,洒在他们身上。 

  草地上刚冒出芽,毛茸茸一片,边上的灌木丛开满了花,都还是羞涩的骨朵,没有开全。 

  那时候多美好啊,他看向他袍子上散落的几缕长发,好像那年,他枕在自己膝上,红棕色的头发铺了一腿,瀑布似的倾泻在草地上。

   那时候多美好啊,他看向他剪短的金发,好像那年,他坐在老树凸起的根上,伸手揉乱他的发丝,换来被他扯到地下两个人狼狈地撞在一起。 

  五月份,多好的一个月。暖绒绒的空气是蜂蜜蛋糕和糖浆的味道。

  两人相对,鞠躬,抬起头的时候眼睛里只有身上撒满阳光的敌人,再无山毛榉树下躺在身边的他。 

  五月份,天气和暖,蓝天上云卷云舒,飞鸟携细缕的云闲逸地游过。 

  他跪在地上,他站在他面前,好好端详着他。 

  忍着恶咒的痛和疲惫,平静地看看他最后一次,他却不愿抬头。 

  他不愿抬头,一点也不愿意。 一抬头就永远记得他留下的样子,低下头却也难忘那一天、那一月、那一年。

   五月的石榴在和风中摇摆,刚开的花细碎地抖动,如梦中的少女。 他们俩始终没有说过一句话。

评论(1)
热度(23)
© 枪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