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沉迷星战|kylux/Obikin/GGPG/暗巷
爱尔兰人重症爱好者。

【脑洞】天鹅标本系列2(GGPG)

  一到GGPG就黑了……

================================

  他偶然在旧货店里看到一个天鹅标本。天鹅昂首站立,可是发黄的翅膀已经被虫侵蚀。他想到自己的一生,泪水和冷笑涌了上来。——《一个傻子的一生》四十九 天鹅标本 芥川龙之介

===============================

  Graves又一次逃跑了。

  他跑到一个阴暗的窄巷子里,靠着生有油腻腻苔藓的粗糙砖墙,喘着粗气,对面是一家小小的杂货店,废弃已久,窗格生了毛茸茸的一层灰。

  尘埃里埋葬着一个标本,天鹅标本。

  高傲地昂着头,脖颈弯曲成优雅的曲线,与Graves苍白狼狈的身影正正好好地重合。那天鹅羽毛朽烂发黄,被虫蛀得斑驳。Graves西装笔挺,但他知道自己的腐烂从内而外。他抬起脖颈,用手扯了扯藏在衬衫领子底下的丝巾,凉滑柔顺的触感让他打了个哆嗦,他顿了顿,对着灰蒙蒙的窗试图解开系在喉结下的丝巾。

  该死的!他的双手不受控制地颤抖着,怎么解都解不开。黑色亮面上绣的金色丝线晃着他的眼。

  “嗨,Percy。”天鹅的身边出现了那个德国男人的倒影,耳边是濡湿沙哑还带有德国口音的腔调。

  Graves的手还放在丝巾结上,他愣愣的看着那只与自己重合的天鹅,突然猛地扯了一下黑色的布料,金线扯得他发痛。天鹅低下了头,他把下巴抵在凉凉的织物里,无声地嚎啕着。

  “没事儿……好孩子,好孩子。”Grindelwald用柔软的腔调在他耳边呢喃,两手用不近人情的力道捧起Graves的脸,强迫他与自己对视,一双淡色的眼睛像柔软的钢刃,缓缓扎进Graves心口。

  “你是好孩子,对吧?”Grindelwald手上加大了力度,他扯着丝巾的前端,像牵着宠物一样把Graves拉扯到怀里,随即幻影显形。

   Graves最后向那窗里看了一眼。

  天鹅仍昂着脖颈,两眼处是两个凹陷,仿佛无尽的屈辱与痛。

Fin


评论(1)
热度(28)
© 枪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