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动物什么粮都能吃
使劲塞安利没事我撑得住
日常混混更开开脑洞。
BG只接受原著向。
基佬百合随意搭配,只要有爱就是绝配。
主POI、HP、小动物一百年不动摇,福华、漫威宇宙、DC是墙头。 沉迷E宝和法瑞鹅老师
Calligraphy复健
很好勾搭,戳我必回
增加评论会触发【话痨】技能

【Colin水仙/colezra】血脉【Kevin来啦!】

Kevin上线!上车见我主页前一篇大家都懂(ಡωಡ)

十 小恶魔来啦
Jerry还是虚弱得很,缠着Graves要他抱自己上楼,最后不仅啃着苹果揽着Graves的脖子被抱上去,还故意在Graves怀里蹭来蹭去,用嘴唇擦着他的脖颈讲话。
“你到底想干什么?”Graves看着乖乖躺在被子里两手交叠搭在小腹上头发散在枕边,肃穆得仿佛下一秒就能出殡的弟弟,努力压住刚刚被蹭出来的火。
“我饿。”Jerry盯着天花板的吊顶。

第二天晚上,车库里多了一辆流动采血车,Graves偷了各大医院的血库。
“但是这不新鲜了。”Jerry叼着血袋,戴着平光镜把电脑放在膝盖上,弓腰塌背的样子像个小宅男。
“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没想要什么啊……”Jerry挪了挪屁股。
“你每次有想法的时候都是这副表情。上次你出现这种反应之后我才知道你用我的身份勾引了叶卡婕琳娜二世。”
“嗯……”Jerry心虚地埋头打字,“我其实……”
Graves紧盯着他,目光如炬。
“我想找个固定血源。”
“还有呢?”Graves眉头紧皱。
“不用担心,我已经找好了。”Jerry故作轻松。
“还有没有了?”然而这瞒不过养了他四百五十二年三个月零二十天的哥哥。
“呃……”Jerry咂了咂嘴,向后撤了撤,“我把咱家地址给他了。”
空气瞬间凝固。Graves猛地吸了一口气,胸腔扩大了一圈。
“你都对他说什么了?”
Jerry直接把笔电推给Graves。
屏幕上是脸书的消息界面。对方用户名是Kevin Khatchadourian,头像是一个苍白的下巴和纤细的脖颈,美人筋突出,洒下一溜阴影。
“在脸书上?”Graves脸色阴沉。
“在脸书上。”Jerry作英勇就义状。
“然后他今晚午夜到?”
“没错,午夜。”
“你没觉得蹊跷?”
“这不是很正常吗?对于精力充沛的青少年。”
“又他妈的是青少年!”Graves怒不可遏。
“别摔!我刚买的!”Jerry把手放在笔电下方虚托着。
“别小看了青少年。”Graves坐在床沿,把电脑放在床头柜上,调出黑色的编程界面,手指飞速打出一串串代码。
“你这个控制狂。”Jerry躺回被窝里。Graves在追踪账号IP,然后找出账号主人的位置,黑进最近的警局,调出所有监控录像,然后找到这个“Kevin”的身份。
“找到了。”Graves把电脑丢给Jerry。
Kevin Plaskett,十七岁。档案上有标红大写的“ActiveWarrant”。
“他犯了什么事儿?”
Graves还没来的及回答,楼下就传来了敲门声。

十一 小恶魔还是小天使
Jerry直接从二楼跳下去冲到门边推开准备开门的Martin(换来弟弟不满的一声抱怨),故意把头发弄得散一点,然后扒下Martin的毛线外套胡乱套在身上(又换来Martin负气走开前的一句Fuckyou),掏出银丝边的平光镜戴上,打开门,露出惊喜的模样,温油地笑着,大型家宠般无害又可爱。
而门口的少年,长腿窄腰,过大的黑色冲锋衣下只穿了一件过小的T恤,露出一截腰。头发黑得像永恒黑,衬得薄薄的嘴唇艳艳的红,在月光下皮肤显得格外白。
“请问是Jerry家吗?”男孩的声音又轻又脆。
“你就是Kevin?”Jerry把Kevin迎进门厅,保持着亲近而不会使人感觉被冒犯的距离。
“我早就想和你见面了。”Kevin腼腆地笑着,认真地注视着Jerry,眼睛清亮亮的像一汪湖水。
“这真是我的荣幸。”Jerry文绉绉的回答让楼上在书房偷听的三兄弟一阵恶寒。
Kevin突然笑了笑,Jerry用疑惑的眼神询问。
“我以为你会用古英语呢。”Kevin不好意思地瞅着Jerry,小雀似的歪头看着他。
“我可不是那种老头子,你知道的,那种整天黑西装白衬衫领带卡在脖子上扣子扣到最上面不苟言笑的无聊人士。”Jerry调笑着,把两人的距离拉近。
楼上书房里。
Graves把西装脱下来,扯开卡在脖子上的领带,解开了一颗衬衫扣,然后冷静地坐下来。
“Percy……”Ray坐的离Graves远了点。
“看来Jerry已经被迷昏了头啊哈哈……”Martin干笑了两声,被钢笔掰断的声音卡住了嗓子。

“其实我请你来线下交流也是有请求的。”Kevin被带到二楼Jerry的房间里,两手放在膝上,乖乖地坐在软沙发上,“我是来找地方避难的。”
“欢迎你来,Kevin,我怎么会拒绝你的要求呢?”Jerry拿了个苹果,下意识地想往衣服上擦,手伸到一半突然意识到这不是自己的衣服,只好拿在手里转着。
“如果你要租金的话,我会转账给你……”
“Shhh……”Jerry横过一根手指挡住Kevin的嘴,触感意外的好,“我最不缺的就是钱,宝贝儿。租金是一定要付的,只不过可以换成另外的东西。”
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人的距离已经弱小到了紧贴在一起的地步,Jerry托起Kevin的下巴,用手指描摹着他的血管路线。
“真的吗,Jerry?吸血鬼?”
“你看我像中二期青少年吗?”
“我以为你只是开玩笑呢。”Kevin眨着眼,像个天使。
然后他从宽大的外套里掏出一个小瓶子,把喷嘴对准Jerry,笑得像个可爱的孩子。
“幸好我带了这个。”
透明的液体喷在Jerry身上,换来他的一声闷哼。
“效果拔群啊,”Kevin微笑着用研究性的目光看向Jerry被烧焦似的半边脸,“你知道吗,一开始我还笑话自己白日做梦呢。”
Jerry仍然风度翩翩地微笑着。
下一秒,Jerry的牙齿陷进了Kevin的动脉。

十二 
即使是反社会如Kevin遇到现在这种情况也是被吓懵了的。
Kevin脑袋轻飘飘,脖子钻心的疼,被两个人拉开,另外还有一个人,他的视野模糊看不清楚,失血过多导致眼前青黑一片,还有亮亮的光点,他只知道这三个人和Jerry长得好像一模一样。
还有比这更糟糕的吗?被四个长得该死的一样的人钳制,Kevin觉得自己的好运气都用光了。
“别,他妈,拦着我!”Jerry挣扎着,被Graves用极为标准的姿势擒住按在沙发上。
“我放开你,条件是你保证不乱动。”Graves伏在Jerry耳边,看着他的眼睛,“或者,你更喜欢SWAT的手法?我也专门学过。”
Jerry恨恨地咬着牙点了点头,Graves一把放开了弟弟,转身居高临下地看着被Ray捆起来的Kevin。
“这算什么?吸血鬼也有兄弟吗?”Kevin礼貌地笑着,两腿张开歪头晃荡着身子。
Graves轻轻地笑了一声,没有搭话,蹲下身与Kevin平视,摸着Kevin被咬伤的地方,那里的伤口已经愈合,只留下了一个白色的疤。
“我弟弟咬了你。”Graves语气有些不满,“你说我该杀了你,还是转化你?”
“他还是个小孩,Percy。”Ray坐在书桌上,一条腿耷拉着,一条腿踩在红木桌上,皱着眉头紧张地啃指甲。
“杀了一个学校的同学之后,他就不再是小孩了。”Graves掐住Kevin的脖子,逼迫他抬起头,用打量代售牲口的眼神看向男孩。
“纠正,是半个学校,有那么一半肯定没死。”Kevin举起手回答。
“留下他,Percival。”Jerry用手撑着头侧躺在沙发上,表情似笑非笑,眼神冰冷,“就当我的圣诞节礼物了。”
“我从来不知道你还有这么仁慈的一面。”Graves丢下Kevin,仍盯着这个男孩,他从他的眼睛里什么也看不出,那是一道深渊,黑洞洞的好像要把人吸进去。
“不,Percy。”Jerry用戏剧性的夸张口气说道,“他让我想起来Maria,我可爱的未婚妻。”
“你终于有机会把情绪撒到一个替代品身上了?”Graves冷冷地嘲讽,“你以为转化代表了什么?过家家吗?”
“我会照看他,负责他的一切,就像你对我一样。只是额外加上一些可爱的游戏而已。”Jerry突然出现在Kevin面前,这男孩孤狼一样的眼神与Jerry针锋相对。
“从今以后,你是我的附属,男孩。”Jerry笑了一声,冷酷又神经质。
他按下Kevin的头让他咬破自己的皮肤,把尖牙扎进血肉。
“而且你只能是家族里最弱小的第三代。”

十三(上)

“Marty,谁是Maria?”Ray用吸管插着鸡尾酒杯底的小樱桃。
“我也不清楚,好像Jerry的家族被全部流放的途中又遭到暗杀,都是他的未婚妻指使的。”
“为什么会有人做这种事,Jerry明明这么好……”Ray闷闷不乐地喝掉最后一口淡粉色的液体,“而且我为什么要喝你调的这东西?”
“网页上说它能让你体会到少女迷梦般的美好。”Marty给Ray看了“花式调酒一百法”的网站页面。
“我猜它说的少女前面应该再加上‘宿醉的嗑药的神经抽搐的’之类的形容词。”Ray扶着额头,眼前一阵天旋地转。
“你还好吧?”Martin戳了戳Ray。
“能放倒吸血鬼的酒……Marty,你该去该死的国安局工作。”Ray站起来又倒下去,Martin堪堪接住他,又被Ray缠上。
“Ray?Ray!下来啊!”Martin拉扯着Ray。
“不行!”Ray四肢缠住Martin,咂了咂嘴巴,“桉树不能说话。”
“什么?什么狗屎的桉树?”
“你要安静,这样才会又考拉喜欢你。”
“你他妈……”
“闭嘴,桉树!”Ray愣了一会儿又看着Martin叹了口气,严肃地如把手放在圣经上宣誓的牧师,“像我这样能忍受你这样的桉树的考拉真是不多了,你得好好珍惜。”
“好好好……”Martin揉了揉Ray毛刺的头发,“我们睡觉去吧,好吗?”
“……好……”Ray用脸蹭蹭Martin的肩膀睡着了。两个人在Martin白色的大床上相拥而眠。期间夹杂着隔壁Jerry房里奇怪的声音。

其余的车在前一篇!Jerry/Kevin,诸君自取(ಡωಡ)

评论(5)
热度(31)
© 枪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