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沉迷星战和皮卡老师|kylux/Obikin/GGPG/暗巷
爱尔兰人重症爱好者。

人人都爱做直播1.3(暗巷组订婚)

暗巷组永远都是甜的!!
三观不正带血小甜饼请吃下
榨干了我的存稿!

1.3

“今天的主题,”屏幕里是《莫扎特传》,Graves的手指随意划着,指到“费加罗的婚礼”,“就是它,关于求婚。”

【WTF?!!!!!
求求求求婚?!!!!
一周前不是还在纠结表白吗?!!!
部长行动派666
我不信我一定是穿越了!!!!!】

“求婚,”Graves一本正经地托着腮,“玫瑰红酒高级餐厅……是不是有点太俗气?”

“当众下跪求婚……我?算了。”Graves向前倾了倾身,面带笑意,“你说呢?默,默,然?”

“啊!”Credence一把扣下手机,趴在桌上。

“又怎么了?”Chastity撸了一把Credence的软毛。梳的顺滑的头发翘的满头都是,Credence抬起头来捋好自己的头发,“那个……Chastity,我能用你的FB号吗?”

“当然,不行。”Chastity叉着腰,“我还想直播期末试卷分析呢。”

“好吧……”Credence拿着手机走向厨房。

“你又要搞什么事?”Chastity看着Credence打开烤箱忙来忙去。

“做天鹅泡芙,应该不会太难吃。”

一周后……

Kowalski面包坊,不大的空间,充满糖霜,奶油与蜂蜜的气息。Credence坐在Graves对面,两手规矩地放在小圆木桌上。他们中间放着一个小小的蛋糕,圆滚滚的,裱花可爱。

“就请你吃蛋糕而已,别紧张。”Graves一手撑着下巴,一手伸过去,整了整Credence的头发。

“您不必……”Credence被Graves伸过来的手吓得不敢动,不停眨巴眼。

“尝尝,店老板是我熟人。”Graves把蛋糕向前推了推。

Graves喝着老板友情提供的拿铁,看着Credence小心翼翼地切开小蛋糕。然后看着他惊讶的表情。

“怎么了?”Graves挑了挑眉,嘴角微微上挑。

“那个……这里面有个小盒子。”Credence切开蛋糕,里面是中空的,有个超级迷你的红丝绒小盒子。Credence心里突然噗通噗通地跳个不停,好像揣了只嗑海洛因的小兔子。

“打开看看。”Graves向前倾斜,盯着Credence。

Credence沉迷在Graves眼睛里面三秒钟。然后两手不听使唤地开了好几遍才打开盒子。

一个戒指,没有什么花哨的纹饰,低调,简洁。

Graves包住Credence拿戒指的手,手指灵巧地拿着戒指套在Credence中指上。

“订婚戒指,”Graves的手心滚烫,裹住Credence骨节分明的手背,“等你毕业,我们就结婚。”

Credence盯着Graves的眼睛,他快要溺死在这汪糖浆一样的眼睛里。他张了几次嘴,又闭上。

“嗯?”Graves歪了歪头。

Credence慢慢抽出手来,一手按住Graves的脖子,一手扶着Graves的肩膀猛地亲上去。唇齿交合的丝绒触感让Credence全身战栗。

“为什么你总是喜欢流眼泪?”Graves抹着Credence的脸。

“我就是,太、太……”Credence哭着哭着突然笑了,然后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偷偷瞄了几眼Graves。

Graves扔给Credence一个小东西,Credence一伸手就接住了。打开手心一看,同款戒指。

Graves伸出手,手指在空气上弹了弹,心里响过费加罗的婚礼柔滑的钢琴曲。

Credence认真地给Graves戴上。

“这样,你就把我套牢了。”在出了店门之后,两人走在小巷中,Graves的手摩挲着Credence的耳根,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套牢,是指无论我做过怎样的事,您都不会离开吗?”

“你这小男孩,能翻出什么浪来?”Graves把Credence按在墙上,把他囚禁在两臂中间。

“套牢,是相互的,男孩,”Graves的额头抵着Credence的,“你哪也去不了,只能和我在一起,懂吗?”

Credence那一刻感受到了对于压抑气息的恐惧和恐惧带来的颤抖的快感。

那时Credence决定把自己的一切交给这个掌控欲极强又深不可测的男人。

假如不行呢?Credence伤心地想。

那不可以,不管怎样先生都要和我永远在一起的。

于是Credence在第二天邀请Graves到自己家里。

Graves带了甜点。

Credence的家很大,颜色以白灰的冷色调为主,有些原木色做点缀。Chastity和Modesty不在家,她们两个去了公园玩。

Credence穿着宽大的粗毛线毛衣,趿拉着毛绒绒的白色拖鞋给Graves泡咖啡,鞋上的兔子耳朵随着脚步一抖一抖的。

Credence切了一小块蛋糕放在盘里吃,Graves看着Credence小口小口认真吃蛋糕的样子,心头痒痒的,像是有只小动物在蹭。

“其实,我觉得,”Credence低头看着蛋糕,“我是配不上先生的。”

“你不能这么想,Credence,你是很好的孩子。”Graves扶住Credence的脖子,强迫他抬起头看着自己。

Credence的眼圈红红的。

“您不知道,先生,我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好。”Credence的声音颤动着。

“别怀疑我的眼光,Credence。”

“那如果我说,我杀了我的母亲呢?”一滴眼泪从Credence的眼角滑下来,沁入Graves的手心。

“你……什么?”

“我杀了我的母亲,先生。把她藏在冰柜里。”Credence的下颚蹭着Graves放在自己脖颈上的手

Graves的表情有些空洞,他的指关节僵硬起来,手心感受到男孩颈项里血液的鼓动。

砰咚,砰咚,砰咚。

逃不掉,Grindelwald在他心里说,不管你去哪。

“您觉得怎么样?”Credence突然掐住了Graves的手腕,依恋地蹭了蹭Graves的手心,紧盯着对面的男人。

Graves突然笑了,捏了捏Credence的脸颊。

“我后悔了。”Graves的大拇指张开,虎口正好卡在Credence的喉结上,“我应该早点遇见你的,Credence。”

Credence不敢说话,因为他看见Graves的眼睛里闪烁着与以往不一样的光芒。

“我,有一千种抛尸的方法,Credence。”Graves笑出了声,绕过餐桌,把Credence按在怀里,“整整一千种,即使对于杀手来说也超出了一般水准。”

现实就是这样可笑,一名退役杀手,与弑母的年轻人相爱。

“难怪我第一次见你就喜欢上你。”Graves低沉的笑声通过胸膛的震动传到紧贴着的Credence耳朵上。

先生没有厌弃他,还抱了他。这真是童话一样的完美结局。Credence闻着Graves身上清洌洌的雪松香,双手环住Graves的腰,抬起头在他怀里与他接吻。
=TBC=

评论(4)
热度(73)
  1. AlecNights枪启 转载了此文字
© 枪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