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动物什么粮都能吃
使劲塞安利没事我撑得住
日常混混更开开脑洞。
BG只接受原著向。
基佬百合随意搭配,只要有爱就是绝配。
主POI、HP、小动物一百年不动摇,福华、漫威宇宙、DC是墙头。 沉迷E宝和法瑞鹅老师
Calligraphy复健
很好勾搭,戳我必回
增加评论会触发【话痨】技能

人人都爱做直播1.2【Tina/Picquery】

预警!这章百合!Tina 和主席!不喜勿入!
沉迷冷CP无法自拔……
这一对该叫什么?Picquena?

1.2

“总监好!”

“你好,Alicia!”Porpentina Goldstein,MACUSA出版集团创意总监,MACUSA风靡欧美市场的制胜法宝。Tina为人随和,性格爽利,公司员工都喜欢她。

及膝漆皮马丁靴,藏青色海军风双排扣风衣,头发整齐,妆容干净。简直完美。Tina瞟着玻璃里映照的自己,像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一样嘴角上扬。

“Tina!”不远处一位穿着服帖正装的男性急匆匆地冲过来。

“Abernathy!”Tina突然止步,像见了鬼。

Abernathy是副总监,Tina的好朋友,也是她比较害怕的人。

“Tina!看看你!”Abernathy接过身边的小姑娘的文件,上下瞅着Tina,“在总部你就不能穿的正式一点吗?”

“我怎么了?平常不就这样吗?”Tina慌乱地用手梳理着头发。

“这可不是平常的日子啊,你不知道吗?今天Picquery主席要来。”

“什么?!”Tina心里一颗原子弹瞬间爆炸,她拽住Abernathy的小臂,两个人凑在一块像特务接头,“怎么没人告诉我?”

“十分钟之前她的助理打来的电话,”Abernathy拍了拍Tina的肩膀,“希望你有替换的鞋子。”

“看在上帝的份上啊!”Tina大步流星冲向办公室,还差点滑倒。

MACUSA总部大楼下,一辆银色的阿斯顿•马丁V12征服甩着车屁股停在门口。助理早早地站在门口,穿着西装套裙浅口小皮鞋在十一月的寒风里迎接自己的老板。

司机打开车门,一位高挑的女性走下车。Seraphina Picquery,MACUSA的荣誉主席还有一大堆之类的名称,这个庞大机器的真正掌控者,现年三十六岁,风格雷厉风行的令人发指。

她今天像往常一样,踩着高跷似的细高跟,鞋跟细的能扎死人,黑色西装外套披在身上,像《1984》里的老大哥。长腿迈开大步向前,包着丝绸头巾的脑袋高高抬着,犹如无所畏惧的战神雅典娜降临凡间。

“Picquery主席,”助理小碎步跟进,翻开准备好的日志,汇报工作。

“告诉美编部,完不成就别来上班了。”Picquery听着各大部门的工作进度,大脑飞速运转,“叫财务部部长下午两点钟到我办公室来。《周刊》的主编,给我解雇了,通知上周来面试的13号来上班。”

Picquery的办公室在顶层,走廊里的员工听见高跟鞋咯哒咯哒的声音分分作鸟兽散。

她坐进宽敞的办公室,厚重的红木办公桌上早就摆好了MACUSA的重点刊物和最高销量的书。

“《红酒海洋》的宣传和封面太平淡,让责编带着美编还有宣传一个半小时之后来见我,把Goldstein总监叫来。”Picquery手里翻着书,来回看着,平淡冷静地发号施令。

“Goldstein总监,”Tina的红发甜心助理叩响上司的办公室大门,“Picquery主席要见您。”

“好的,我马上到。”,Tina在心底翻了个白眼,手一用力硬把脚塞进有些小的高跟鞋。

Tina站在Picquery的办公室门口,心情有些复杂,事实上她每次来到这扇门前都要给自己做思想工作,考虑用怎样的心态来面对自己的女朋友。

啊,女朋友。就是女朋友,你没看错。

办公室恋情的悲哀啊,就是你会发现对象在和自己相处的时候和在工作的时候那巨大的形象落差。

还记得Picquery表白的时候是在某位高管的婚礼上。Tina还是个小职员,不久前给Picquery做助理,兢兢业业做事从不出格,唯一一次上班迟到是因为帮迷路的小朋友找妈妈。和上司关系不错,甚至她们相处的时候还有那么一点和谐与默契。不过Picquery总是喜欢吩咐给Tina很多事然后看她手忙脚乱的样子。Tina把这种行为归为“上司压榨下属的生理本能”。

Tina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喝白葡萄酒,含在嘴里才觉得味道奇怪,翻着白眼硬咽下去。这时候身边有人坐下,一股沉郁的幽香从邻座传来,她刚想夸一句香水不错,忽然感觉这味道有些熟悉。

哦仁慈的刘易斯啊这是芦丹氏的孤女!她怎么会忘了呢,Picquery的御用香,清冷高雅,被叫做“香水的灰烬”的孤女。

Tina让自己的表情尽量不显示出惊恐,回头给端着郁金香杯的Picquery打了个招呼。

令人惊讶的是这位女魔王竟然心情不错。

这就奇怪了。Tina啜着难喝的酒,暗自忖度。难道是敌对公司终于破产了吗?

……

Picquery就是喜欢这个人,Porpentina Goldstein,她毫不掩饰。虽然并不是一见钟情,但是Tina来上班的第一天就吸引住了Picquery的目光,因为这个初来乍到的菜鸟毫不客气的指出了文件中的错误。

看着那个女孩惊惶失措,有点小骄傲又目光羞涩的表情,Picquery第一次感觉到原来普通的短发,有些婴儿肥的娃娃脸和笑起来的圆圆的眼睛下的卧蚕也可以这么不一样。

Picquery作为一名新时代的事业型女性,做事雷厉风行,风格凌厉又霸道,追女孩也是干脆利落。这种做派让Tina有些受不了。虽然并没有闹的众人皆知,但作为从未谈过恋爱的小姑娘,Tina觉得……每天回家一支黄玫瑰?代表等待爱情?生日的时候家里会寄来的黑森林蛋糕?这的确是Tina最喜欢的一种。还有圣诞节那条Hermes丝巾?她并不是觉得这不好,只是……这也太扯淡了!

不过最后,令人惊讶的是,Tina先表的白。因为Picquery主席,在表白的时候,怯场了。

Tina饶有趣味地看着这个曾经从容不迫地游走在各出版界巨头中间的女性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

然后她越过餐桌,在矮玻璃瓶装的玫瑰花束上空亲上了Picquery。

……

Tina咬咬牙,直接推开门进去。

“嗨,Picquery主席。您找我?”

“嗨,Porpentina Goldstein总监。”Picquery上下打量着小皮鞋与西装裙完全不搭的Tina,语调缓慢,好像有点暗示性的意味。

哦天啊。

“你昨天应该住我那里的,我可以捎着你。”

但是Tina并不想Picquery捎着她,原因是她超级想把自己的杜卡迪848拉出来溜溜。

哦天啊,她肯定知道了。

祝你有个美好的一天,Tina,前提是你要把这个带着怒气的选择题答好:“我和你的摩托车,哪个重要?”

评论(2)
热度(26)
© 枪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