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动物什么粮都能吃
使劲塞安利没事我撑得住
日常混混更开开脑洞。
BG只接受原著向。
基佬百合随意搭配,只要有爱就是绝配。
主POI、HP、小动物一百年不动摇,福华、漫威宇宙、DC是墙头。 沉迷E宝和法瑞鹅老师
Calligraphy复健
很好勾搭,戳我必回
增加评论会触发【话痨】技能

【Colin水仙】血脉【后续日常小段子】【Graves/Jerry/Martin/Ray】

四兄弟的蠢萌日常,仍然涉及骨科。

四 熊孩子Ray的早晨
这天凌晨3点,Ray照常满身是血的回家,Martin趴在大厅的沙发上睡觉,胸口摊着剧本。
Ray为了不弄脏Graves新买的地毯,在厨房里接上浇花的软管洗了澡,裸着身上楼换衣服,留下一行水渍。上楼的时候他发现Graves和Jerry都不在家。这就奇怪了,他摇了摇头,把水甩的到处都是,然后下楼到餐厅拿酒喝。
打开冰箱Ray冒火地发现里面含酒精的饮料全都不见了,于是他气冲冲地用吸管插开一盒Jerry买的柠檬茶,一边喝一边挨着酣睡的Martin看电视。
喝完柠檬茶,Ray又没有事干了,干脆去冰箱拿了一包今天午夜不知道谁刚拌好的奶油,又扒翻到了几个樱桃,端着走到大厅。
他在Martin长大的嘴里挤满了奶油,还裱了螺旋状的花,最后在奶油尖上放了一颗樱桃。
他喜气洋洋地看着自己的杰作,又坐下来,就着剩下的奶油把一盆樱桃都吃光了。
他刚把盆放下,橡木的大门哐当一声巨响被撞开,伴随着被烤焦的糊味和烤鸡般吱吱作响的声音,Graves搂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滚进了门厅。
“Percival!”Ray打着大黑伞缩头缩脑地冲上去关上了门。大厅里Martin被惊醒后吧唧着嘴吞咽着醒来,惊慌失措地翻身的时候像个吐奶的半岁婴儿。
Graves不停地咳嗽着,随着咳嗽声吐出黑烟。他好像刚从火场出来的消防英雄,身上一股木头渣味儿,他一把把怀里的黑色人形物体推开,自己躺在地上一副刚跑完一万英里的样子。
“这是什么,Percival?”刚跑过来的Martin擦着嘴角的奶油,看着Ray蹲在一边抠着那块大黑炭。
“炭烤火腿吗?”Ray的眼神亮起来。
“Je……Jerry……”Graves的声音嘶哑,像拉风箱一样。
“哦,这是Jerry捎给我们的火腿。”Ray和Martin高兴地欢呼。
“Percival你去练黑嗓了么?酷毙了!。”
“咳咳!”又是一连串的咳嗽,Graves眼神凶恶,用黑嗓吼着:“那他妈就是该死的Jerry!”
“呃……啥?”两个蹲着的人瞪着眼睛,表情疑惑,傻乎乎的像两头圆滚滚的棕熊幼仔。
“你们俩,谁都行,能不能行行好给可怜的哥哥倒杯水喝!”Graves坐在地上,用黑嗓吼着,甚至带上了节奏。
吓得Martin连滚带爬地去了厨房。
“嗷!”厨房传来短促的尖叫,Martin惊恐地端着水杯冲出来,裤腿上深色的水渍,“为什么厨房地板上全他妈是血水?”
满脸黑灰的Graves噗地一声把水喷到了对面心虚的Ray脸上。

五(上) 炭烤鸡Jerry

“哇哦……”Martin和Ray扒着门框从缝里看过去。被他俩和Graves用刷鞋的小刷子沾着水一点点刷干净的Jerry静静地躺在黑色的丝绸鹅毛被褥里,安静如鸡。
“Marty,”Ray抬头问哥哥,“为什么Jerry的床上用品都换成丝绸和鹅毛被了?”
“因为他被太阳照太久,皮肤要重新长一遍,就像,嗯……豌豆公主。”
“对于炭烤鸡来说也算是国葬的地位了。”Ray在胸口笔划了一个十字架。
“嘿!”Martin用手肘顶了顶Ray的脑袋,“你在干吗啊?怎么能在公主面前画十字架!”
“你怎么越来越像Percy了?”Ray抱怨道。
“你问Percy了吗?Jerry为什么色情洋溢地出去又半死不活地回来?”Martin揉着Ray的头发。
“没有啊,我以为你问了。”
“怎么可能,我怎么敢!”
“那你还叫我去你这坏人!”Ray抬高了声音骂道,“我就更不敢了!你忘记厨房那回事儿啦!”
当拿到一份《关于Ray在厨房洗澡弄得到处都是血水的事件处理办法》时,Ray真是悔不当初。Graves是怎么下定决心在刷完Jerry洗了洗手和脸之后连衣服都没换的情况下先给Ray制定了完美无缺的丧权辱国条约的?
“那……我们一起去。”Martin推了推眼镜,拉着Ray到了楼下餐厅,Graves在就着巧克力吃一个黄色的蛋糕坯,橙色的巧克力包装纸上是金灿灿的Reese‘s的花体字。
“嗨Percival!”Martin一副热情的样子,Ray看到那个黄色的蛋糕坯也战战兢兢地坐在Martin旁边。
“怎么?”Graves喝了一口茶。
“呃……为什么这蛋糕上没有奶油?嘿Ray你干吗掐我大腿。!”
“因为不知道是哪个该死的小混蛋把我打好的奶油吃的一干二净。”Graves盯着Ray忿忿地啃了一口里斯氏巧克力,塑料纸哗哗响。
“呃……”
“有事吗?”Graves叉起一块蛋糕,保持庄严的风范塞进嘴里。
“你真的不考虑唱黑嗓吗……”Martin下意识地吐出疑问。
Graves停止了咀嚼,粗眉拧在一起,瞪着Martin。
空气突然安静。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Ray甚至啃起了指甲。
“我是说……Jerry为什么会这么狼狈地回来?”
“因为他有病。”Graves又狠狠地叉了一块蛋糕干吃了起来,然后用黑嗓…用干哑的嗓音给两个弟弟讲了Jerry是怎么一步步把自己给作成炭烤鸡的,并严肃告诫两个小弟弟以后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不要乱惹事儿做个乖娃儿之类有的没的唠唠叨叨。

五(下) 论青少年的危害和黑嗓是多么适合Graves

“明白了吗?”Graves神情严肃得像是刚开完人民代表大会。
Martin和Ray单手托着下巴表情惊恐万分,两条眉毛皱成八点二十,像是被恐怖故事吓到的孩子。
Graves很满意这片刻的安静,看来小弟弟们的确在严肃认真地思考。
“现在的青少年真是了不得。”Ray心有余悸。
“我上高中那会儿还在考虑怎么追漂亮姑娘呢。”Martin揉着脸颊,“Finch说的真对啊,你永远也没法知道小孩长大以后什么样。”
“Finch?谁?”Ray用手揪了一块蛋糕吃。
“《疑犯追踪》啊,你忘了吗?那个里斯氏老板和黑科技富豪的恋爱故事。”
“噢对对对,”Ray嘴里塞得鼓鼓囊囊的,“哎,小孩真是……天使和恶魔并存的矛盾体。”
Ray托着腮看向餐厅顶上的水晶吊灯。
Graves疑惑地看着两个弟弟开始聊家常。
什么新闻上哪个学校又教学改良了啊,昨天晚上出门的时候听见市区住宅楼里夫妻吵架了啊,菜市场白菜又涨价了啊,现在上班真不容易啊……
Graves开始怀疑自己的教育方法有问题。
不对啊,这可是Graves家的精英教育。
然后他开始怀疑自己的特殊血统。
坏了,不会是卡帕多西亚的神经病基因的问题吧?
“唉……”Graves吃完最后一口蛋糕(能吃这么快是因为后来有了两个弟弟的加入),给自己倒了一杯中国产的烧刀子。
“Percival你真的应该灌张工业重金属的唱片。”Martin喝了口苹果汽水。
Ray喝着樱桃苏打水点头赞同。
Graves看着Martin和Ray相当同步的坐姿(小学生一样两手交叠在桌上,撅着屁股把椅子搞得一翘一翘),拿起酒杯穿过大厅准备去楼上书房思考人生。
难道是操傻了吗?
Graves被自己不体面的想法吓了一跳,在长绒地毯绊了一跤。
“唉……”他又叹了口气。
“Cool!”Martin和Ray相视一笑,哼着歌喝着水果味的饮料。
下午的时候他们听见Graves的书房里传来“杀杀服你”*的低沉歌声。

=TBC=
杀杀服你:《摇滚莫扎特》里的《杀人交响曲》
脑补了部长唱这个,苏炸裂!

评论(7)
热度(43)
© 枪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