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沉迷星战和皮卡老师|kylux/Obikin/GGPG/暗巷
爱尔兰人重症爱好者。

人人都爱做直播0.9【暗巷组表白】

一到暗巷组就无比甜腻我也没办法了……
请用心感受部长的男友力
出柜+表白,我看看能炸出多少人……

0.9

“今天部长完全不想动,”Graves托着下巴,叹了口气。

【这语气……
来,说说你的故事……
这是个有故事的男人】

“其实呢……我有个暗恋的人。”Graves换了手托下巴。

【哦哦哦哦!!!!!!
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欢迎大家收看本期节目。
中年男子忧郁为何故?我的爱人啊!拿什么挽回你的心!】

“你们不要这样啊,”Graves揉了揉额角,“我现在真的很纠结……唉……”

“咳咳,”Graves的表情严肃的像在吊唁国父,“总之,我中意他,他中意我,他不知道我中意他,我却知道他中意我。”

【啧。
吓得我加上了句号。
秀恩爱去死好吗?
大老爷们直接表白行就在一起咯。
等等
这个“他”……蓝孩纸?!!!
Yooooo!!!!】

“呃……”Graves的表情有好几秒的空白。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完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Hhhhhh年度大戏
生无可恋.jpg】

Graves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呼,吸,呼,吸。想象你的下身像绽放的花朵。

“没错,是男的。”Graves神色坦然,“那是个很胆小的人,我如果太莽撞会把人吓跑吧。”

“他就是很难办啊,胆小,爱逃避现实,不爱说话,整天低着头,还缩着肩膀,像个鹌鹑,说话声音太小,还不敢直视别人的眼睛。”

Graves沉默半晌,好像在回忆什么。

“可是他胆小的时候耳根发红的样子,低着头的时候露出的后脖上骨节的凸起,头顶的发旋,弱气的气泡音……都是我喜欢的。”

Graves皱着眉头,看着远方,像是在思考人生的真谛。

一个叱咤出版界的大佬,、博学多才的绅士,怎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处处都普普通通的青年?

是因为初次见面时感觉到共振般的情绪?是因为慢慢相处之后一点一滴的入侵?

Graves在心底里咒骂命运这个无常的婊子。*

而通过数以亿计的电路传达的声音到了另一位当事人的耳边,Credence捂着通红的耳朵,看着屏幕上和现实生活中大相径庭的愁眉苦脸的男人,瞪大了眼睛,睫毛一颤一颤的。

Graves在评论区一群起哄的中间看到了一条中规中矩的:【默默然:您应该早些说出来的。】

“啊!”Credence手一抖,手机啪的一声甩出去好远。

“怎么了,你?”Chastity捡起手机递给Credence。

“我……忘了切马甲了……”Credence趴在桌上,额头抵上凉凉的木质餐桌。

他没看见另一头的Graves翘起了嘴角。

……

“Graves教授?”Credence抱着几本书,低着头,留给Graves一个头顶。

“Credence,”Graves不得不低头才能平视男孩的眼睛,“你最近好像在躲着我?”

“没,没有,先生。”Credence向后挪了一小步。

“总是撒谎是不好的行为,Barebone先生,或者说……默默然?”

“啊?”Credence又往后缩了一下,背撞到了墙,他不知道什么时候退到了墙角,Graves抬起手臂,架在Credence耳边,这让Credence又抖了抖,像是发冷的小鹌鹑。

“你不准备告诉我什么吗,Credence?”Graves俯下身,在Credence耳边低声问道。

先生生气了吗?一个阴郁的怪里怪气的男孩,对体面的先生怀有肮脏的想法,觊觎着先生的爱情。这一定不会被接受,甚至会遭到先生的厌弃……

“对,对不起,先生。”Credence把啜泣噎在喉头,不住地道歉。

“为什么要道歉,Credence?”Graves的语气又轻了不少,但仍让Credence的心停跳了一拍。

“我……我……”Credence再也说不出话来。

“别哭,Credence,别。”Graves曲起手指,轻轻地抹去Credence的泪水。

然后捧起他的脸,咬上Credence的嘴唇,慢慢地研磨着,牙齿与嫩肉间湿润又酥痒的触感直冲向天灵盖,又一路向下顺着脊柱贯穿到尾椎骨。

仅仅是一个吻,就让他们大脑一片空白。就像鱼肚白的天边飘荡的秋毫。

“Graves……Graves教授……”Credence的眼睛里蓄着泪水,脸上湿漉漉的,声音颤颤巍巍,害羞的连脖子都是通红的,像是喝醉了酒。

我完了。Graves想。彻底完了。

≡TBC≡

P.S.最后给大家一个预警,后面的剧情会偏向反社会的暴力重口方向,但是甜的基调不变!

然后……求评论!ԅ(¯ㅂ¯ԅ)

评论(13)
热度(92)
© 枪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