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沉迷星战|kylux/Obikin/GGPG/暗巷
爱尔兰人重症爱好者。

深夜想看刚当上师傅的小王老师给徒弟编辫子。
先记着,以后多写。【发什么空头支票】

叫徒弟站在自己面前,用手仔细地捋顺那一缕头发,不够长就用自己的学徒辫接上,他的头发软软的,和徒弟的浅色头发混在一起。
后来安纳金长大了,但是编学徒辫还是很不拿手,自己硬拆小辫打了结还去找师傅。欧比旺就微笑着摇头。安纳金搬个小板凳坐在师傅前面,青年人挺拔的后背靠着师傅的小腿,欧比旺手上轻轻地拆着一团打结的发丝,他隔着柔软的布料,感觉到安纳金的肩胛骨在自己的膝盖上方翕动。

评论
© 枪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