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沉迷星战|kylux/Obikin/GGPG/暗巷
爱尔兰人重症爱好者。

想必今年的情人节Credence是一个人过的吧。
在一天快要结束的时候,马戏团里的演员们都累的睡着了,就连动物们都不出声了的时候,Credence在窄小的床上侧过身子,长长的手臂耷拉到地上,划着圈圈嘴里小声嘟囔着今天大家在情人节快乐的事。

“今天Amy被表白啦”、“Jack和Carter搞得好大阵仗”、“今天团长给每个人都发了一块巧克力”、“不过我的给小Abbey吃啦,她喜欢吃甜的”……

全都数完,他就抠着地上的泥巴和土愣神,马戏团在港口扎的帐篷,地上有点潮。

“其实是因为Abbey有点像Modesty。”Credence说完使劲眨了眨眼睛,又开始沉默。

外面有一男一女在街上奔跑,脚步轻盈,还在咯咯地笑。

Credence剃了短寸头的脑袋蹭了蹭枕头,他用最小的声音说了一句——

“我有点想您了,Gra——Graves——Percival……”

然后他把枕头揽在怀里,蜷着腿在又窄又矮的木板床上呜呜地哭起来。

后来因为天气太冷,他又累了一天,Credence低着头,脸贴在枕头上睡着了。

长长的手臂像在南迁途中受伤的候鸟翅膀耷拉着,手上脏脏的,还有被固定用的粗绳磨伤的痕迹,长长的一条,环绕着手指。

Abbey今天上午开玩笑说这是Credence的情人烙下的戒指印儿。

“你的情人儿肯定会爱你,Credence。”小姑娘摇头晃脑如是说。

Credence沉沉地睡着,指尖点在泥巴地里画出的一个小小心形的心尖上。

评论(1)
热度(13)
© 枪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