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沉迷星战|kylux/Obikin/GGPG/暗巷
爱尔兰人重症爱好者。

【暗巷】蘑菇头乃宇宙奥义

现代AU,星巴克大师傅和即将毕业的大学生的爱情故事。

SLO12无料放出!

上半截请戳这里

黑喂狗 


接下来的一个月,每个周末Credence都会给两个妹妹买东西喝,每次都可以和Graves聊上一阵,Credence发现部长大大每周周末开始双更,而自己为数不多的评论都被翻了牌子,所以他暗自认为是Graves给他带来了好运气,甚至迷信到了每周不去都不行的地步。而Graves也乐得每周看到这个羞涩的高个男孩站在长长的队伍里埋头看着手机一点一点的挪动。有那么一次,Graves突然想逗这个小伙子玩玩,感觉到手机的震动消息提醒,冒着被Picquery发现后埋怨一顿的风险,打开APP立即回复了Credence的评论。

Credence刚关上了软件,握着手机看向前台,正观察着Graves少有的偷闲,手心被突然震动的手机下出了一身冷汗,他重新打开APP等待着logo缓慢地渐变淡出,评论栏多出一个小红点,他迟疑地点开,再次发现了“魔法部长”的ID。

“默默然:给部长的双更打Call!您辛苦啦。”

“魔法部长(回复):谢谢!每周都能遇到好事就忍不住多更新一点了。”

秒、秒回?!

耶稣基督的Holy Shit啊!Credence在心中默念着。

他恨不得截下图打印了裱起来挂在家里,Credence攥紧手机,面红耳赤地抬头却正好和在柜台后面盯着他的Graves视线相对,中年男人棕色的圆眼睛里透露着温和与一丝狡黠。

Credence当即愣在原地,直到后面的小姑娘向他投去好奇的目光。

 

转眼就到了冬天,Credence两手搓着暖暖的纸质咖啡杯,盯着面前的文档发愁,他决定给自己空白的账户主页添点东西。在修改无数次之后,他喝了一大口有点凉的咖啡,把文章复制到窗口,然后狠狠地敲了一下【立即发送】。

然后Credence长舒一口气,把电脑啪的一声扣上。

出乎他的意料,这个关于咖啡师和学生的爱情故事竟然获得不少赞誉,Credence平实又富有生活气息的笔触让不少人对主角之间的互动感同身受,他伸着脑袋一条一条地回复着评论,鼻尖要贴到屏幕上,打着打着字想起Graves的眼睛就又笑了起来。

Credence向下拖了拖网页,看着下一条评论,他盯了两秒,又向后倚在椅子上觑着那一行字:

“魔法部长:写的很棒,情感很真实,加油:)”

Credence关闭评论页面,打开自己的主页,点开唯一一篇文向下翻到评论区,部长的评论赫然摆在首位。

Credence两手捂住了脸,发出长长的呜的一声,他把在冬天发冷的手按在脸上,感觉自己的脸热的能烧开水。他的手悬在键盘上好久都不知道怎么下手打第一个字,最终Credence还是没能回复部长的评论,倒头睡在没叠好的被子里。

结果第二天,Credence就感冒了,晕头转向、起不来床。睡了将近一天之后挣扎着爬起来,迷迷瞪瞪地瞅着窗帘缝外面昏沉沉的天,年轻人准备下楼买点东西吃。

顶着乱糟糟的头发抱着一塑料袋饼干,Credence在街上漫步,走着走着就来到了星巴克。

店里人不多,爵士乐跳跃又松快,Credence的侧胯倚着柜台,头疼愈演愈烈。

“焦糖拿铁,谢谢。”

“今天不舒服?”Graves歪着脑袋盯着Credence苍白的脸。

“没事,Graves先生,就是有点感冒。”

Graves伸过手去隔着柜台摸了摸Credence的额头。

“去坐吧,Credence,等会给你送过去。”

Credence没反应过来,抱着一袋子饼干拖着步子坐在一个角落里。

过了一会儿Graves端着一杯太妃榛果拿铁和圣诞酥坐到Credence对面。

“可是我只付了焦糖拿铁的钱——”

“别管那个,家里没有药吗?”

“没有,我以为睡一天就好了的……”

“就你一个人在家?”

“我自己租公寓的,该实习了……”Credence吸了吸鼻子,没精打采地咬了一口圣诞酥的尖。

“这样,Credence,我马上就下班了,我给你做顿饭吃。”

“啊、啊?不用了——我有吃的!”Credence抬了抬手里的饼干。

“你生病了,Credence。”Graves盯着Credence,看着那双黑亮又带着茫然地水光的眼睛。

“好,好吧……”Credence眨了眨眼,本来就不太清醒的头脑被Graves的眼睛迷得七荤八素。

Graves在后面换好外套出来,Credence看了一眼就彻底挪不开,长风衣很适合Graves,简洁的衣型把他的宽肩窄腰衬的很好看。

Credence腾地一下站起来,没忘提着他的饼干,一下子没站稳,Graves拉住他的手臂才没让这年轻人摔倒。

“对不起对不起……”Credence站直向后退着,摸摸鼻尖残留的Graves身上淡淡的香水味。

“回家了——”Graves轻轻地说着,像在哄小朋友睡觉的幼儿园老师,牵起年轻人的手,向收尾的工作人员道别,然后让Credence倚着自己走进天色渐暗的黄昏。

“Graves先生。”Credence被Graves牵着,除了小声告诉他公寓的路线之外很少说话。

“怎么了?”

“十二月了。”Credence顿了顿,扭头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十二月了?”Graves用大拇指抹了抹Credence的手背。

“怎么还没下雪……”Credence眯着眼睛看向天空,他烧的晕头转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快了,Credence,快下雪了。”Graves看着街上和周围的居民楼,“Credence,是哪一栋?”

Credence单手抱紧饼干袋,喃喃说着自家的门牌号。

Graves在Credence公寓冰箱里的一堆速食里艰难地找到了一小把意面和几根蔫蔫的菠菜,皱着眉头下了一锅清水面条。

“我吃饼干就行,Graves先生。”Credence像那根蔫菠菜一样杵在餐桌椅子上,“麻烦您了。”

“你自己一个人是怎么活下来的啊,Credence?”Graves脱下围裙,用纸擦了擦手。

“还有,”Graves看着小口小口吃面的Credence,摸了摸年轻男孩的额头,“以后不要随便带人回家,知道吗?”

“您并不是坏人。”Credence不好意思地缩了缩,抬手抚平自己的刘海。

“坏人不会把‘我是坏人’写在脸上的。”Graves语重心长地说着,“吃完饭去躺着,半小时之后我叫你吃药,好吗?”

Credence低着脑袋闷闷地点了点头,好像要把脑袋戳进碗里。

“明天周一,请假了吗?”Graves觉得自己就像个老父亲。

“嗯……”

“那就好。”Graves看着Credence吃完,收了碗拿去厨房洗。

“想吃什么水果吗?我去买点菜,顺便捎着。”

“想吃橘子……”Credence站起来,把椅子向里推了推。

“发烧不能吃太多橘子,给你买点橙子吃好不好?”

“好。”Credence笑了起来,声音很轻,转头向卧室走去,“钥匙在鞋柜上,钱在抽屉里。”

Graves洗完碗轻轻带上门去了快要收摊的市场,回来的时候提着大包的菜,他把Credence叫起来吃药,然后给他剥了一个橙子吃,Credence拿着剥成花瓣一样的橙子,端详了好久才捡起一瓣吃。

Credence一直昏昏沉沉的,但是他能依稀记得Graves给他做了饭,还买了橙子给他吃。第二天早上他突然醒过来,到处翻找手机看时间,然后在床头柜上发现了不记得扔到哪去的手机,下面还压着一张便条,是Graves留给他的。

【  刚刚你的老板打电话来,我给你请了假,以后记得要请假啊。

早饭如果凉了就放微波炉热一下。

去上班了。

P·G】

Credence摸着上面的字,眼睛飘向一边,不好意思再去看第二遍。

 

Graves在休息时间翻看着手机,看到了Credence的一条新动态。

【要裱起来。】

配图是一张模模糊糊的便签纸和一杯水的照片。

他盯着那条动态,直到Picquery敲柜台。

“工作时间,不许谈恋爱。”店长神情严肃,眼睛里却有一丝揶揄。

“嫉妒。”Graves心情颇好,点了个赞就把手机放回兜里。

“酸臭。”店长手中冰摇里的冰块都快被摇成冰沙了。

“我就是酸臭。”Graves平淡地陈述。

“别糟蹋人家小青年,人家还不一定喜欢你这老男人。”Picquery上下打量着员工。

Graves只看了她一眼,仿佛在说“你懂个屁,他就是喜欢我”。

但是店长的话一直萦绕在他耳边,Graves很不舒服。

下班之后Graves给Credence打了个电话,对面仿佛有些慌乱。

“我、我好多了,谢谢您……”Credence像只受惊的兔子,Graves能通过声音想象出Credence坐在床边,手放在大腿上紧张地搓来搓去的样子。

“嗯,吃药了,刚刚起床……不用了先生,我吃外卖也行。不不真的不用——好吧,谢谢您……”

 

Credence瘫在床上,揉了揉额头,捂着脸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脸热是因为发烧,作为一名成年男性,自己是不会害羞成这样的。

Graves就这样“登堂入室”,进驻了Credence的公寓。有时候Credence下班早的时候还会顺路去星巴克等着,他手机相册里渐渐塞满了Graves的照片。

有一天,他忍不住在博客上发了一张Graves的背影照,评论区爆炸成烟花的少女心中间夹着一条来自部长的评论:“男朋友?”

他心里猛地一颤,发现自己和部长已经是互相关注,狠狠地眨了几下眼睛之后回复道:“还不是。”

没过五秒钟就有了新回复:“有戏?”

他抿了抿嘴,回了一句:“不敢说……”

五分钟后对方回了一句:“喜欢就去做。”

Credence抬眼看了一大圈天花板,没再回复。

 

Credence最近在公司忙极了,新的人事部部长上任,还没见人就已经搞得部里人仰马翻,他整理数据一直到深夜,也没有时间去看Graves。等他在周末再去那家店时,发现Graves已经不在了,问过才知道人家是公司领导偷偷下来视察工作的。听着店里的小姑娘们忧心忡忡地回想自己工作上的失误,Credence低头搅着咖啡,心和它一样凉。大小伙子的初恋就这么打了水漂,Credence觉得自己比那根蔫菠菜还丑。

“早知道那是主席和部长,我就不该在上午给妈妈打电话了——”吧台的女服务生翻着白眼把焦糖拿铁磕在桌上,“——焦糖拿铁。”

Credence捧着杯子惆怅地坐了两个小时,然后才有了困意。

第二天大早上,他坐在办公桌前直打哈欠,觉得脑袋顶上有个巨大的吸尘器在吸取他的灵魂。

办公室里的人被一个一个地叫进了部长办公室,有的人沮丧地出来开始收拾办公桌上的东西,有的人心有戚戚地回到自己桌边开始疯狂工作,Credence哈欠打得更频繁了,平时做的很快的报表到现在却只做了两行。

然后轮到他了,对桌的Amy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然后说了一声短促的“去吧”,又抿上了嘴,仿佛再多说一个字她就要吐出来。

Credence低着头走近办公室,站在离办公桌一米的地方,盯着地毯上好看的花纹。

“Credence Barebone?”

“是的先生。”

“业绩不错,效率高,等过了试用期就来当个部长助理。”

“啊?”Credence猛地抬起头来看向新任部长,这个部长的果断让他心里打鼓发毛,他正想拒绝,看着面前的人却讲不出话。

“怎么,Barebone先生?有什么异议吗?”Graves越过银丝边的眼镜框看着Credence,绷着下巴皱着眉。

“我只是实习生……您真的要把这么重要的工作交给我吗?我是说——我不是没有信心,只是——”

“你在质疑我的眼光吗,Barebone先生?”Graves的眉毛耸的更厉害了。

“没有,部长……”

“好的,那就去工作吧。”

Credence出了办公室,忧心忡忡地看着漆黑的电脑屏幕。

“怎么了。Credence?”隔壁办公室的Tina跑来凑热闹,“听说你们换了新的部长啊?”

“是……”

“他是不是很凶?我看你垂头丧气的……他是不是冲你发火了?!”

“没有的Tina!”Credence连忙摆手,“他说要我实习完接着签部长助理……”

“那不是好事?我听说你们部长从前也是很厉害的人物,跟着他你肯定能学到不少了!”

Credence送走了Tina,盯着手机屏上愁眉苦脸的自己,然后开始今天的工作。

‘我应该这么回答Tina,’Credence一边飞快地打报表一边自暴自弃地想,‘我觉得我的老板是喜欢我。’

下班时又到了将近九点,Credence转了转僵直的腰,提着包准备离开时才发现办公室里已经没人了,只有部长的单间里还亮着灯。他越过一个又一个办公桌,在那露出小小一角的玻璃窗处看到影影绰绰的Graves伏案工作的身影,他微笑着偷偷举起手机拍了一张照片,蹭着公司的无线网络发了一条带图片的动态,然后心满意足地回了公寓。

Graves托着下巴看向Credence离开的身影,拿起手机给年轻人刚发的那张照片迅速点了赞,然后迅速抬头看着把手机高举过头顶转圈圈的Credence忍笑。

 

Credence现在不再去星巴克,不仅因为妈妈不再给他的日常开销报销反而向他要钱,况且去了也碰不到Graves。于是在空闲时间,他开始写上司和小职员的日常发到网上,和部长大大的关系也越来越好,甚至加了脸书好友,每天都能聊上几句。

而他的老板Graves先生对他的态度也很奇怪,总是因为报表里的一点小错叫他到办公室,就连要求改页边距这种小事也要他到办公室当面讲,Credence怀疑Graves到底知不知道有部门群和邮箱这回事。

 

有一天他看到大大罕见地更新了一条只有图片的动态,是一间昏暗的办公室,只有一张桌子上的电脑还亮着,照映出坐在桌前的一个身影,看上去是个瘦高个的人,穿着有点不合身的西装埋头工作。Credence越看越不对劲,那人傻乎乎的西瓜头发型与西装上的条纹和自己的不是一般的相似。而且周边的摆设与部门办公室完全一样。Credence一边审视办公室里的所有人,一边在心里嘀咕:‘不会这么巧吧?小说都不会这么写吧?而且……为什么要拍我……’

 

又到了一个周五,所有人脸上都泛着不正常的兴奋的红光,那是对于自由的周末的向往。Credence仍然冷静地整理着工作报告,他的周末没什么安排。

然而转机就在下一秒,他的手机亮了,是部长发达的私信:

【魔法部长:明天有安排吗?】

Credence盯着屏幕,在脑中回想起一万种可能性,他甚至幻想出一个精神病患者故意约他出来再实施虐杀的剧情。

但最后他还是回复了没有。

【魔法部长:面基吗?】

Credence使劲眨了眨眼,让自己清醒一下,本想拒绝手指却敲着键盘自己回复了“好啊”。

【魔法部长:明天下午三点,×街的星巴克,我在店里等你。】

哎?!Credence愣着神不停地刷新界面,这不就是之前Graves工作的地方?未免太巧了吧。他转念一想,觉得这也是缘分,就高兴地回复了一句好的,然后脸上和同事们一样,泛着兴奋的红光。

 

两点半,他推开星巴克的门,开始排队,十分钟后排到他,仔细地研究完各种新品刚想开口点一杯焦糖拿铁,柜台后面就传来一个温柔又深厚的男声:“来杯圣诞新品吧?”

“Graves先生?”

“欢迎光临。”Graves挑了挑眉毛,Credence不可思议地盯着自己的上司,还在腹诽Graves是不是总裁言情小说看多了,总想玩玩总裁下凡体验生活play。

“去坐,等会儿送过去。”Graves成为Credence的顶头上司之后,他的话变得非常简短。

Credence皱着眉找了个犄角旮旯的地方坐下,不断问自己万一Graves和大大撞上了自己该怎么解释。

Graves端着咖啡和甜点来到桌边坐下,把咖啡推给Credence,

“您怎么回来了?”Credence讪讪地问,绞尽脑汁想着怎么把Graves赶走。

“嗯……”Graves趁Credence小心翼翼地啜咖啡的时候说道,“你说可以面基的啊。”

Credence一口咖啡没来得及咽下去,卡进了气管,他咳嗽到憋红脸,眼泪汪汪地瞅着淡定自若的Graves。

“您说什么……”Credence心里像是塞了一千包汽水味的跳跳糖,在胸腔里疯狂乱炸。

“你写的东西不错。”Graves抱臂看他,“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

Credence庆幸自己没再喝东西,否则他会呛死在这里。

“没……没有……纯、纯属虚构。”Credence在内心尖叫,自己最喜欢的作者居然就在眼前,还是他的顶头上司,Credence觉得头要炸成烟花。

“我很喜欢。”

Credence猛地抬头,Graves凑近的脸让他使劲向后仰。

‘这是什么?我写的是对他的YY吧?!他喜欢?我该说什么?是他自恋?还是他……喜欢我?!’Credence猛灌了两口咖啡。

“我记得你的小说里,”Graves看看窗外漆黑的夜景,“他们是要去坐摩天轮的吧?”

“啊?是、是……”

“坐摩天轮这种情节,未免太少女了。”这是在小小的空间里,看着渐渐上升的包厢的Graves轻轻说的。

“啊……是吗哈哈……”Credence紧张地看着窗外,“因为Chastity说情侣都这么做……”Credence声音越来越小,像被人掐住了喉咙,他刚刚意识到自己正在和上司兼大大坐在摩天轮里对视。

“明天改一改——”

“挺好的,很美好。”Graves笃定的语气仿佛盖在文件上的钢印。

“嗯……”Credence飞速瞟了一眼Graves又看向窗外,因为高空中飘落的雪花睁大了眼睛,“啊,下雪了。”

“十二月份都快结束了才下雪。”Graves看着Credence发自内心的笑容,“Credence。”

“怎么了Graves先生?”

“我们快到顶上了。”Graves伸出食指扫了一下窗外。

“嗯。这里好高……”

“摩天轮的最顶端,当然高了。”Graves盯着Credence,眼睛仿佛在说别的,“Chastity给你提供素材?”

“是、是啊。”

“她还说什么了?”

“哦对!她说情侣之间有一种坐摩天轮必在最顶端接吻的习惯,真奇怪啊……”

“Credence。”

“哎,Graves先生。”

“叫我Percival就行。”

Credence眼睛一亮,还没高兴地答应下来,就被Graves衔住了嘴唇,于是他们在摩天轮的最顶端接吻,Credence摸着Graves后颈的头发茬,在Graves的眼睛里看见了轻盈飘落的雪花。

“嗯……”两人分开之后,Graves用额头抵着Credence的,让很少与人亲密接触的小伙子眼神发直地盯着下边不知道什么地方,“那个……”

“那个什么?”Graves的声音比雪花飘落还轻。

“雪下的真好看啊。”

“是,真好看。”Graves笑出了声。

“还有……我……”Credence打开窗,用手接着雪片,“要不下一章还是别改了。”

“怎么?”Graves倚着椅背看Credence红红的耳廓。

“摩天轮就……挺、挺好的。”

“嗯,挺好的。”

=FIN=

在我船仿佛即将沉没之际,吃口糖吧,求各位举手让我看看船上还有多少人【哭着说】

评论(15)
热度(74)
© 枪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