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沉迷星战|kylux/Obikin/GGPG/暗巷
爱尔兰人重症爱好者。

【暗巷甜饼】Happy Kiss Day

今天是六月十四日亲亲情人节!大家节日快乐!(然而并没有人和我亲嘴儿(ಥ_ಥ))
只能来看老男人耍流氓(⁄ ⁄•⁄ω⁄•⁄ ⁄)


≡≡≡

Graves今天心情很好,他批评了三个职员档案填写格式不规范,给两个执勤期间买早饭吃的傲罗罚了两个月奖金,两个人走的时候还非常沮丧地嘟囔着什么。
“你刚刚说什么?”Graves叫住其中一个。
“没、没事儿,Boss!”
“工作时要称职务,别学的像麻鸡黑帮一样。”Graves倚着宽大的椅背,一手撑头,一手用钢笔点了点桌面。
俨然麻鸡黑帮老大的做派。
“好的,Graves部长。”
直到两人关上办公室门,Graves还在想他们嘟囔的话。
“今天可是六月十四日哎……”
六月十四日?Graves暗忖,是某届主席上台的日子?还是什么寡头的生日?Graves真的不记得,难道是什么愚蠢的麻鸡节日?他摇了摇头,眉心紧皱,抓过来一份文件闷头看着。
大约十点钟的时候,寂静的办公室传来叩门声,全体傲罗一致判定今天的Graves可能生理期到了,于是将所有需要上交的文件郑重托付给Credence,期望这个吉祥物小天使能抚慰Graves中年的心灵。
不知道为什么,但经过高级傲罗们多次专业的实验,当Credence与Graves说上超过三句话,严肃的部长就会比平常和蔼一些。
就这样,Credence顶着部里的彪形大汉们期许的水汪汪的目光叩响了Graves办公室的大门。
“请进。”门后的声音闷闷的,可能是由于办公室门的隔音效果。
“Graves先生,这是今天上午的巡查报告,和第三小组关于756号片区的集中检查报告。”Credence低着头,两手递过两本装订好的绿皮文件。
Graves接过来,两指夹开一页纸,皱着眉看了看,啪的一声撂下。
“他们组长呢?怎么不自己来?”Graves盯着Credence,“抬起头来说话,Credence。”
“啊、是,先生。”Credence站的笔直,两手搓着裤缝。
“是不是他们欺负你?”Graves向前倾身问。
“没有,先生。他们对我很照顾。”Credence不知道这是不是工作时应该与上司讨论的事情,所以有些紧张,声音颤颤巍巍的。
“算了……”Graves在心里叹了口气,看了Credence半晌,好像要把Credence隐瞒的事情都看出来,然后他认真地叮嘱,“如果他们欺负你,一定要告诉我,我不在,就告诉Tina。”
“好的,先生。”Credence又低下了头,这次是因为他要掩盖有点发红的脸颊。
“还有件事想问问你,”Graves好像遇见了巨大的难题,“六月十四日……是什么节日吗?”
令Graves惊讶的是,Credence好像听到了什么禁忌的事情,差点夺门而出两眼闪躲着Graves探照灯般的视线。
“那个……真的要、要在这里说吗?”Credence的声音又细又小,埋在喉咙里让Graves向前倾了倾才能听见。
“是什么不好的东西吗?”Graves低下身,抬头让Credence与他直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就不问了。”
“不不……并不是不好,只是……”Credence欲言又止。
“那能告诉我吗?我不是很了解麻鸡的习俗。”Graves真的很苦恼,到底是什么节日让自己的精英傲罗们笑的像傻子一样。
“就是……”Credence抿了抿嘴,难得这么英明果敢学识渊博的先生请教自己,于是他下定决心,向前走了一步,弯下腰。
两人对视片刻,Graves有些茫然,巧克力色的眼睛里像有稠密的焦糖缓缓流动。
“六月十四日就是……”Credence两手扶住桌子的边缘,俯身亲吻Graves的嘴唇。
他接吻的时候会闭上眼睛,虔诚得像在祈祷,Graves有些不懂为什么男孩要亲他,但还是按住了Credence的后颈,加深了这个浅浅的吻。
“就是……嗯……节、节日快乐。”Credence慌慌张张地逃出了Graves的办公室。
虽然被平常很少表达感情的同居人亲了一口,但是Graves还是不懂,这是什么节日?难道是麻鸡的什么邪教纪念?!
那么事情就严重了……
Graves思前想后,还在草稿纸上列出了严密的防御计划表,然后要求Tina Goldstein马上到他的办公室。
“Goldstein,”Graves正襟危坐,严肃地问,“六月十四日是麻鸡的什么节日吗?”
“呃……六月十四日?”Tina的脸色变得有些奇怪,好像Ilvermony的三年级女生之间谈论八卦的样子。
“Boss你是认真的?”
“收起你蠢货一般的表情,Goldstein,我是认真地在问你。”Graves翻着眼睛看她。
“好吧,Graves部长,今天是六月十四日,星期三,Kiss Day。难道您对Credence没有什么表示吗?”
“我和Credence没有……你们什么时候知道的?!”Graves猛地往后一靠,差点没把椅子掀过去。
“得了吧Boss,谁都能看出来,Credence提起你的时候总是抹鼻尖,这倒是不错的性暗示,还有……”
“好了Goldstein,”Graves提高声音拒绝了Tina传递的乱七八糟的信息,“Tina谢谢你如果没别的事请你去执勤吧请快点。”
Tina走的轻快极了,脚尖一点一点的像只偷蜂蜜吃的小熊。
“Kiss Day?”Graves不知道的是,现在的他笑的正像个傻子,比他的下属们更甚。
今天晚上Graves下班很早,可以和Credence一起回家,他在credence的小办公室外,倚着门框看他收拾文件袋,然后和他一起回家。
六月份的纽约燥热极了,Credence穿着宽松的白衬衫和背带裤,西装外套搭在肘弯,与Graves保持着一点距离,不时偷瞄一眼正装着身的Graves。
Graves突然笑了笑,Credence看得出了神,所以Graves猛地回头时他没来得及躲开视线。
“怎么了?”Graves很少用这种调笑的语气说话,嗓音提高的声音听起来像位雅痞。
“没、没有事。”Credence眼睛转向街对面卖花的小姑娘。
“那你在偷看我?”Graves挑起了一边的眉毛。
“没有!我只是觉得……先生会不会很热?”
“哦——”Graves摆出一副很不相信的表情,点了点头继续向前走,Credence愣了愣,接着跟上,心里忐忑地翻滚着:先生不会生气吧?
走过繁忙的街道,路上的行人少了起来,Graves伸出了口袋里的手,一把拉住Credence的,两人十指相扣,Graves没去看Credence,直直地看着前路,把Credence的手塞进自己的大衣口袋。
Credence瞪大了眼,里面是凉的!Graves的大衣加了清凉咒,所以夏天穿起来非常舒适。Credence像是发现仙境的爱丽丝,笑的像个小孩。
“所以,今天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Graves转头看向这个干净的大男孩。
“啊?”
“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
“啊……那个……”Credence的目光又游离起来,“我从前听外面的报童说过,今天是……”
Credence咂了咂嘴,又没了下文。
“今天是?”Graves用轻巧巧的声音鼓励他。
“是亲……亲亲情人节……”
“哦——”Graves拉长声音,像在揶揄这个羞涩的青年。
Credence觉得先生在逗他玩,就像以前街区里的小痞子,他急得脸都红了。
Graves突然伸出手来揽住Credence,抬头看着脸通红的男孩,按下他的脑袋,两人的嘴唇结结实实地对在一起,Graves用舌尖缓慢地舔舐着Credence的上膛,酥酥麻麻的触电感沿着口腔传遍全身,Graves攻城掠地的气势让男孩溃不成军,他松开Credence,摸摸他的耳垂,问道:“是这样的亲亲情人节吗?”
Credence粗喘了一会儿,舌头在嘴里磕磕绊绊地回答:“是……是的。”
Graves眼睛在夕阳下亮亮的,粉红色的火烧云点缀在他焦糖色的眼睛里,像巧克力草莓蛋糕一样。
Credence看了一会儿,猛地抱住比自己矮一点的先生,把脑袋埋在Graves的颈窝里,像只幼犬一样深深地嗅着他身上的雪松味。
Graves就是喜欢这个因为一个小魔咒而高兴得像个孩子的小青年。
Credence就是喜欢这个心里紧张的不行表情却还像播报新闻的老男人。
亲亲情人节快乐。
两个人的心里同时说道。

≡Fin≡


需要评论滋养的枪启

评论(24)
热度(93)
© 枪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