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沉迷星战|kylux/Obikin/GGPG/暗巷
爱尔兰人重症爱好者。

【kylux】长官们的沙雕日常

巨婴伦和保姆赫的沙雕日常

将军赶到现场的时候场面已经开始失控,一整队士兵堵在最高领袖卧室外的走廊上,爆能枪瞄准门前的一小片地板。
“这是在干什么?!你们怎么回事?!伦你在干什——”
“On my command!!!”他听到房间里最高领袖声嘶力竭的嘶吼,一走廊的士兵齐刷刷地上膛。
“都给我解散!”将军喊得头发都从发胶里挣脱出来掉到额前。
士兵们没动。
伦气喘吁吁地出来了,光剑在手里愤怒地嗡嗡作响。
“怎么?”他的嗓子居然哑了,搞得像青春期男孩子的公鸭嗓,“你来干嘛?”
“你他妈疯了吗?犯什么神经?!”将军越过伦的肩膀勉强看到他房间的一角,墙上全是灼烧的痕迹和深深的斫痕。
“你他妈还敢吼我?!”伦喘着粗气,破音的...

【Kylux|R18】Hello from the Dark Side

Hello from the Dark Side

配对:Kylux

类型:前面PG,后面PWP

警告:比得兔设定,Hux失忆,只记得自己叫Thomas McGregor,最高领袖的任务就是唤回将军的记忆……


共享单车方便你我他

我最亲爱的妈妈,
我在空酒瓶子中间找到了这张纸给您写信,所以别在意上面的黑块儿了,大概是酒渍。
我给您留这张条子,是偷偷告诉您我要去做些有意义的事儿啦!我不好告诉您是什么事,也不能跟您说是什么时候。但您知道之前在街上的时候做宣讲的那几位好小伙子吧,我要和他们一块儿,为我们人民做些事!
我知道您不想让我掺和这些事儿,但我还是想做些发自内心的事,为了您,为了咱们的街坊邻居,为了咱们的国家!
抱歉,妈妈,最近我的情绪总是很容易就激动起来,您放心吧,我明天早上就能回家啦,还能像往常一样,给您带上一朵花。

最爱您的儿子

===

除了我们能指出名字的人,还有那些我们不知道名字的小伙子。
他们在酒馆里唱着歌,喝着酒...

【Kylux双性转沙雕脑洞】

“哎。”Hux耳朵边上突然吹来一阵热乎乎的气,吓了她一跳。

“你干嘛?”Hux甩了甩头发扭过脑袋仰脸看着躲在她身后的高个女孩。

“给我挡着点。”Ren奶白色的皮肤泛着浅浅的粉红色,她不自然地抬起手撩了撩半场的头发,“罩杯太小露出来了。”

“跟我有什么干系?”尽管还是如平常般的表情,但是Ren都快能看见Hux的快乐化作实体飞向天际了。

“给我挡着我调调!”高个子的女孩佝偻着身子躲在抬着下巴的红发女孩身后。

“又看不出来,”Hux故作烦扰的样子摆了摆手,“逛街呢。”

“他妈的磨得我奶子疼!”Ren在她身后低吼着,像头愤怒的母熊。

“跟你说了那个牌子罩杯本来就偏小。”

“要不是你穿那...

【GGPG/PWP】魔神(触手play)

【GGPG】 魔神
类型:PWP
警告:西方神话/克苏鲁AU
魔神Grindelwald/恶魔Graves
触手play!!!强迫行为!
清明节以飨PG乱坟岗各位亲友。 


点击此处接受共享单车服务


接图:


Graves突然坐起来,他的手底下按着的是粗糙的布艺沙发,经过长年累月的折腾早就不再柔软。他的睡衣被冷汗湿得透凉,紧紧地贴在猛烈起伏的胸口。

他使劲眨了眨眼睛摆脱眩晕,梦里的一切似乎都是曾经发生过的。Graves端详着自己的手,它们在黑暗中映照出淡淡的青色,就像鸭蛋壳的颜色。手腕上没有什么被触手压出的红痕,也没有吸盘的印迹。

他狠狠地吐出一口浊气,瘫坐在快要散...

唉……
红黑配色是很好看了。

【GGPG】论魔王颓废在家的时候都干了些什么

又是个视频,有毒。

微博好像炸了,放这边,走评论。

【暗巷/剪辑】Bathtub Mermaid

Bathtub Mermaid
原作:《神奇动物在哪里》
BGM:Bathtub Mermaid-Mili
CP:暗巷
大概是一个被抛弃之后想要报复却旧情难忘最后抱憾终身(bushi)的故事
基调大概是有一点点病的,想要传达给各位这种沉重的爱情x

临开学想起来上学期学姐教过剪视频,要是再不练一练大概会被嘲笑了,于是用习作充当粮hhhhhhh
所以第一次试就用最爱的暗巷!【证明我还在船上!!】
感谢各位观众姥爷赏脸
↓链接走评论↓

[暗巷组/Gradence]暗巷组cp群新年联文(NC17)

请上车,赛车手们都超棒了。

喵子RJTD:

辛苦各位太太的付出,暗巷组永不沉船
暗巷组邀请您品味巧克力和爱情的碰撞
ooc属于我们人物属于原作和彼此

顺序为阿玮 @滋滋啦 →哈皮 @哈皮 →枪启 @枪启 →花生 @Lnes-你们的鹅夫人 →颗粒酱 @柯立 →C纯零→Lily @Lily →喵子MZ @喵子RJTD →蛋卷 @摸鱼抹茶蛋 


车门

想必今年的情人节Credence是一个人过的吧。
在一天快要结束的时候,马戏团里的演员们都累的睡着了,就连动物们都不出声了的时候,Credence在窄小的床上侧过身子,长长的手臂耷拉到地上,划着圈圈嘴里小声嘟囔着今天大家在情人节快乐的事。

“今天Amy被表白啦”、“Jack和Carter搞得好大阵仗”、“今天团长给每个人都发了一块巧克力”、“不过我的给小Abbey吃啦,她喜欢吃甜的”……

全都数完,他就抠着地上的泥巴和土愣神,马戏团在港口扎的帐篷,地上有点潮。

“其实是因为Abbey有点像Modesty。”Credence说完使劲眨了眨眼睛,又开始沉默。

外面有一男一女在街上奔跑,脚步轻盈,还在咯咯地笑...

1 2 3 4 5
© 枪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