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沉迷星战|kylux/Obikin/GGPG/暗巷
爱尔兰人重症爱好者。

斜刘海,耳钉,尾戒,手环,波洛领带,浅紫色衬衫
也太风骚了吧
爱上了

深夜想看刚当上师傅的小王老师给徒弟编辫子。
先记着,以后多写。【发什么空头支票】

叫徒弟站在自己面前,用手仔细地捋顺那一缕头发,不够长就用自己的学徒辫接上,他的头发软软的,和徒弟的浅色头发混在一起。
后来安纳金长大了,但是编学徒辫还是很不拿手,自己硬拆小辫打了结还去找师傅。欧比旺就微笑着摇头。安纳金搬个小板凳坐在师傅前面,青年人挺拔的后背靠着师傅的小腿,欧比旺手上轻轻地拆着一团打结的发丝,他隔着柔软的布料,感觉到安纳金的肩胛骨在自己的膝盖上方翕动。

【Obikin|韩卢蕾大三角】世纪级银河婚礼崩坏现场

昨天去参加别人的婚礼,就一直在想Obikin的婚礼。


欧比旺和安纳金的婚礼一定是所有人都参加的。

所有人进门先上交光剑和份子钱。

帕德美做司仪,尤达大师当证婚人,3PO和R2做花童,伴郎有卢克、小韩和杜库,伴娘有莱雅、莎廷、阿索卡和文崔斯,绝地武士团和帝国裁判官均在座下列席。

帕尔帕庭带着满脸不情愿的徒弟摩尔来喝喜酒,卢克和小韩牵着蕾娅坐在一桌嘀嘀咕咕爸爸的朋友怎么都奇奇怪怪的,还觉得有点丢人。

奎刚牵着欧比旺来到圣坛前,笑眯眯地说以后我们家欧比旺就由你多照顾啦,你这小子居然把我的徒弟拐走啧啧啧……

安纳金和欧比旺都有捧花,扔的时候也有两捧,抛捧花的时候温杜特意叮嘱...

【Obikin】一生所爱

每次复习穆斯塔法的心情都像是小孤孀上坟,每次都是在悼念Obikin的爱情。

别的CP都是越甜我越高兴,这一对反倒是越虐我嗑的越带劲。甜言蜜语是爱,年轻人渴望的眼神是爱,师父包容的微笑也是爱;怒吼与指责是爱,师父的蹙眉是爱,年轻人的恨意追根溯源还是爱。安纳金恨自己,恨自己不够强大、不够努力,最终还是没逃掉这命运;安纳金恨欧比旺,要是欧比旺能听他的,能和他站在一起,自己怎么会落到如此境地,欧比旺说“我爱过你”,那为什么现在又抛弃自己;安纳金恨命运,天选之子能力再大也斗不过天,不论他怎么努力改变,最后还是正正好好撞进命运的轨迹。


每一次上坟的悲伤都停止于欧比旺的“我爱过你”。...

从前工口的东西看多了现在反而想看纯情的东西。
特别是Obikin这种在剧里命途多舛虐到体无完肤【安尼最后是真的体无完肤了(•̩̩̩̩_•̩̩̩̩)】的CP就只想嗑甜饼

比如年轻气盛的大小伙子和师傅偷偷谈恋爱。
绝地长袍宽宽大大,安纳金走着走着就用小拇指去勾师傅露出来的手,两个人在大殿的外走廊里沐浴夕阳,勾在一起的手指头一直没有放开。

比如春天和师傅一起执行完任务,在村里的草地上晒太阳,小草坡上开满五个圆瓣的小花,安纳金揪下来一朵放在手里,小东西花瓣又嫩又薄,茎杆细细的还带着新鲜的汁水,他捧在手里慢慢地举起来拿给师傅看。
欧比旺笑着摇摇头说:“你把它拔下来做什么,花在地上长着才能常开啊。”
安纳金看着欧比旺...

这对怎么会这么可爱!!!!
两个小甜心谈恋爱肯定超可爱啊啊啊
这对CP名叫什么啊……
我好像又掉进冷坑里了……

【SCP-54212】达索米尔之子

满足自己收容一只馍馍的妄想。

【SCP-54212】达索米尔之子

项目编号:SCP-54212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54212-1和SCP-54212-2分别被收容于Site███的一个标准收容隔间内和一个特殊金属箱内,禁止任何二级以下人员将SCP-54212带离收容区,并且将SCP-54212移出收容隔间时应对其实施重度镇定措施,且随行携带SCP-544311(详见档案SCP-544311伊萨拉米尔蜥)。对于SCP-54212进行的任何实验项目都需在特殊隔间内进行,且直接接触该生物的人员应提前接受心理训练活动。隔间需要配备装有...

P1做马赛克
不会画画,不打tag

希望不会掉粉

伦不高兴

【kylux】长官们的沙雕日常

巨婴伦和保姆赫的沙雕日常

将军赶到现场的时候场面已经开始失控,一整队士兵堵在最高领袖卧室外的走廊上,爆能枪瞄准门前的一小片地板。
“这是在干什么?!你们怎么回事?!伦你在干什——”
“On my command!!!”他听到房间里最高领袖声嘶力竭的嘶吼,一走廊的士兵齐刷刷地上膛。
“都给我解散!”将军喊得头发都从发胶里挣脱出来掉到额前。
士兵们没动。
伦气喘吁吁地出来了,光剑在手里愤怒地嗡嗡作响。
“怎么?”他的嗓子居然哑了,搞得像青春期男孩子的公鸭嗓,“你来做什么?”
“你他妈疯了吗?犯什么神经?!”将军越过伦的肩膀勉强看到他房间的一角,墙上全是灼烧的痕迹和深深的斫痕。
“你他妈还敢吼我?!”伦喘着粗气,破音...

1 2 3 4 5
© 枪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