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动物什么粮都能吃
使劲塞安利没事我撑得住
日常混混更开开脑洞。
BG只接受原著向。
基佬百合随意搭配,只要有爱就是绝配。
主POI、HP、小动物一百年不动摇,福华、漫威宇宙、DC是墙头。 沉迷E宝和法瑞鹅老师
Calligraphy复健
有评必回!

发烧,消失几天
嗯……
几周?
大概吧😐

For the greater goods!

来吧王男AU来一发!!!

天天净想着这AU那AU……

杀人游戏AU

主要参与人:Newt Scamander、Tina Goldstein、Jacob Kowalski、Queenie Goldstein、Percival Graves、Credence Barebone、Theseus Scamander、Seraphina Picquery、Gellert Grindelwald。
共九人。

规则:
一个杀人犯,七个平民,一个背叛者,一名狙击手、一只花蝴蝶。

天黑,请闭眼。

【暗巷/脑洞】MACUSA高校男公关部

我想看《MACUSA高校男公关部》之类的……

啊……

跪倒在日漫美好的设定下……

大门一开,一阵玫瑰花瓣,裹挟着香氛。
坐在大厅中央王座上的是MACUSA高校二年级生Percival Graves,西装革履,袖口的开叉让人神往。
旁边规矩地坐着同年级学生Newt Scamander和他哥哥,Newt怀里抱着一只油光水滑的大黑兔子,认真地回答女生的问题,有时会笑得很不好意思。Newt他哥,三年级生Theseus坐在桌边倾听少女的心事,有一搭无一搭地挠着兔子的耳朵根。
Percival Graves身边坐着狂放不羁的三年级生Gellert Grindelwald,从隔壁德姆斯特朗转过来的,霸道型,撩撩自己的淡...

【暗巷】默默然每天都掉头发

默默然每天都得掉上几根头发。
“为了谁?”默默然坐在房顶上,瞪着街上牵着手压马路的Graves和Cre,“还不是为了那个死蘑菇!”

=========

眼球全白的人大概上辈子都是折翼天使,比如日向宁次,比如默默然。
帝国之猛兽默默然被老男人用魔杖顶着下巴这样想。
他退了一步,老男人进了一步。
不是他想退,默默然在心里强调,魔杖尖顶的他想吐。
“你干什么?”默默然平静地问。
“离开他。”Graves皱起了眉。在和Credence在一起的时候那种恶意的视线总会扎向他的后背,这不是第一次了。
“离开他?”默默然冷哼一声,“我会死。”
“你死不要紧。”Graves眼睛里透露出一丝杀机。
“他也会。”默默然笑得更高兴了。
“你...

年度反腐巨制《巫师的名义——打铁还需自身硬》

超想看穿套头针织衫毛衣的盖德沃……


在试卷上摸鱼的后果就是考砸了

TAT

【暗巷】默默然的忧愁没人懂

有那么两次,强大的帝国之猛兽默默然开始思考人生的意义。
啊!这恋爱的腐臭气味!
=====

“你怎么这么不争气!啊?”默默然拍着桌子,Credence吓得猛一抖。
默默然在房间里转圈,Credence扯住他的胳膊让他坐下,无奈地说:“别转了,怪晕的。”
虽然Credence看不出来,但神奇生物对着他翻了个白眼。
“你自己说,你怎么回事啊!”默默然一屁股坐到床上,薄床板嘎吱嘎吱地响。
“什么怎么回事啊……”Credence坐在写字台边整着传单。
“你怎么老是让那老男人捅你屁股?”默默然抱着手臂,“哎我就不明白了……”
“别、别屁股屁股的,丢不丢人……”Credence的脑门上都要冒蒸气了。
“怎么?还不许我说了?”...

【暗巷】默默然手把手教你谈恋爱

来来来,你们不是说Cre不会谈恋爱吗?
来个队友教一教。

=默默然手把手教你谈恋爱!包教包会!不会退钱!用户学了都说好!=

“要我说,”默默然团成一团堆在椅子上,冲着对面的Credence,“你就该甩了他。”
“啊?”Credence扣着椅子板,皱着眉头,“不、不行……”
“要他干嘛,”默默然化成人形,长得和Credence一样,只不过眼珠是全白的,“他老是惹你难过。”
“不行!”Credence急的脸涨得通红,“Graves先生他、他是我——”
“你瞧瞧你瞧瞧,哪有叫自己男朋友先生的,嗯?”默默然抖着腿,不耐烦地看着Credence。
“那……那该叫什么?”
“来来来我告诉你……”
两人悉悉簌簌交头接耳一番。
“...

狗子,我们走!

【暗巷】Graves为什么喜欢教书

段子,校园AU

哲学老师Graves/学生Credence
暧昧向,写个甜段子调剂心情

Percival Graves是Ilvermorny高中的一名哲学教师,今年三十岁,负责教三四年级的选修课。
Credence Barebone是Ilvermorny的学生,十八岁,因为生病休学而留了一级,开学出现在Graves的课堂上。
Graves一进门就注意到了这个男孩,坐在角落里,埋头看着书,顶着个蘑菇头,鬓角剃的干干净净。
本来Graves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不过是个羞涩点的大男孩,又白又瘦,于是他开始上课。
“Barebone先生,”Graves越过银丝边的眼睛看着Credence Barebone,...

1 2 3 4 5
© Sigmund__枪启 | Powered by LOFTER